第40章

小说:妖孽夫君:桃花满地不开门作者:游泳的鱼zq更新时间:2018-12-14 02:18字数:122956

我自认为自己是没有那种威力去高于他人的,可是从她们对我的态度来说,我总是觉得她们有些怕我。难倒是因为我不凡的想法为花楼创造的可观的利润?如果真的是还好,如果不是,我甚至有些不敢往下想……

前台的大幕已经拉开,穿着我设计的服装的女子从两侧鱼贯而出,轻盈的音乐响起,她们在音乐声中尽情的舞蹈。

衣服都是那种有着极大的摆尾的长袖长裙,舞起来十分生动漂亮,像一只只蝴蝶,翩翩起舞。

底下的人两眼中全都透露着惊奇,我相信花楼这焕然一新的感觉已经给了他们新鲜感。

这些不管是去惯了花丛中的人,还是没去过花丛中的人,只要来到这里,都会给他们一个不同以往的花楼。

这是我最初的意图。

因为不管是什么东西或者食物,吸引人们的只是那股子新奇和新意。

一担新意没有了,那股子新奇的感觉淡了,又会被人慢慢遗忘在脑后。就像花楼里的姑娘,或许可是凭着那点美貌好才华,享受一时的荣宠,可是时间长了总是会厌倦的,人们对于厌倦了的东西的处理办法,就是扔到一边,不再过问。

对于花楼内的姑娘也是如此。

所以我的任务就是让她们不乏新意,用新意吸引住客人们的眼球。

很荣幸,我成功了。看着底下客人泛着精光的眼神,我欣然一笑,然后去准备下一场的表演。

下一场是花楼内以前的一位头牌,能歌善舞,长得也极其美貌。

我为她选了一首与她的性格恰恰相反的歌曲,是现代的歌手,孙燕姿的,当冬夜渐暖。

很多事情不是谁说了就算,即使伤心结果还是自己,多少次失望表示着多少次期盼

事实证明幸福很难,我们之间不是谁说了就算,拉扯的爱徒增结局的难堪

一百次相爱只要有一次的绚烂,下一次会更勇敢

当冬夜渐暖当大海也不再那么蓝,当月色的纯白变得阴暗,那只是代表快乐不再那么简单

当冬夜渐暖当夏夜的树上不再有蝉,当回忆老去的痕迹斑斑,那只是因为悲伤从来都不会有答案

我们之间不是谁说了就算,拉扯的爱徒增结局的难堪

一百次相爱只要有一次的绚烂,下一次会更勇敢

当冬夜渐暖当大海也不再那么蓝,当月色的纯白变得阴暗,那只是代表快乐不再那么简单

当冬夜渐暖当夏夜的树上不再有蝉,当回忆老去的痕迹斑斑,那只是因为悲伤从来都不会有答案

当冬夜渐暖当青春也都烟消云散,当美丽的故事都有遗憾,那只是习惯把爱当作希望

重要的是我们如何爱过那一段……

她的声音极具磁性,就连我都被吸引住了。一曲落幕,台下掌声不端。

都嚷着要她再来一曲,可是她却依据着我之前对她说的,款款一笑,向大家问了好之后,便下了台。

物以稀为贵,就是这个道理。就像人,得到了就不会珍惜,越得不到的才越想得到。

我记得在现代的时候听过一首歌的歌词。“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争爱的永远都有恃无恐。”

这句话十分有道理,是人都改不了这副样子,无论是现代还是古代,都无一例外。

接下来是花楼内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姑娘的表演,同样是歌曲。

之前这个姑娘并没有再花楼内大红大紫,因为她的长相极其平凡,只是声色很特别,痒痒的似乎能融到人的心里去。

我为她画了一个比较夸张的烟熏妆,一改她往日小巧的怯怯模样,教她唱了一首歌。《痒》

我相信以她的声音一定会将这首歌发挥到极致。

只见她款款走上台,张开朱唇便唱了起来。

“她是悠悠一抹斜样,多想多想有谁懂得欣赏

他有蓝蓝一片云窗,只等只等有人与之共享

她是绵绵一段乐章,多想有谁懂得吟唱

他有满满一目柔光,只等只等有人为之绽放

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来啊爱情啊反正有大把愚妄

来啊流浪啊反正有大把方向

来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风光

啊~~~~~~~~痒~~~~~~~~

大大方方爱上爱的表象,迂迂回回迷上梦的孟浪,越慌越想越慌越想越慌越想

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来啊爱情啊反正有大把愚妄

来啊流浪啊反正有大把方向

来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风光

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来啊爱情啊反正有大把愚妄

来啊流浪啊反正有大把方向

来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风光……”

她的歌声唱完,台下已经有不少人都占了起来,大声的呼喊着她的名字,其现况就连我看了都忍不住噤声。

没想到竟然有出乎我意料的效果,又看了看这个姑娘,她的脸上哪有还有当初那股子怯怯的模样,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自信的感觉,十分自信,整个舞台就她在散发着光芒,她的脸上也喜津津的,十分开心。

丝毫没有掩饰住自己的情感。

虽然没有奢望这么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能掩饰住自己的情感,可是心里却是对她大所失望。

但是不可否认,这一场是十分精彩的。正想着,月依云向我走来。

“没想到姑娘果真如此能耐,月妈妈我,当初真是小看了姑娘。就按今日的情形来看,花楼别说做这江都第一了,依我看就连做着京城第一都足够了。”

她对我赞不绝口,我只是笑了笑。

心里所想还是没有问出口,我知道自己不该问,所以没有问。但是心里总是忍不住疑惑她为何那么信任我。

难倒她以前便认识我?

不,我瞧着不像。因为整个花楼的人似乎都在一夜之间都转变了对我的态度,我心思缜密,感觉的到。

我现在想知道的是,那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

当然这个疑团需我自己去解开,月妈妈不行,花楼的姑娘也不行。唯有我自己,就像我坚信不论在哪里和谁在一起,只有自己是值得相信的。

“月妈妈夸奖了,花素哪里有这能耐。只是楼里的姑娘们表现的好,我也只是出一些一点点小用处的点子罢了。”我含蓄的说到。

“要是说姑娘如此,只是一点小小用处的点子,那月妈妈我可要对姑娘另眼相看了。姑娘果真让妈妈我觉得惊奇不已。”

“妈妈过奖了。”

“一会便要轮到你出场了吧?之前也没向楼里的姑娘们透露,你要表演的可是什么?妈妈我好奇的紧呢!”

“妈妈过一会便知道了,时候也不早了,我去后台准备了。”

“好。那妈妈我就看着你给妈妈惊喜了。”

告别了月依云,我向后台走去。换上了我特制的衣服,又重新回到后台那里坐下。

现在的节目是古代版的《千手观音》。正如名字一样,是我按照现代的千手观音改编的。因为当时看电视时只被那些人的美丽震撼了,动作并没有记清多少。所以不得不自己编了几套动作。

还好,跳下来的时候,虽比不上现代的千手观音,可是在这古代别出心裁却是绰绰有余。

我择了花楼内二十名身材身高以及相貌都相仿的女子,为她们准备的统一的服饰。乍一看去,竟然都差不多。

她们在台上不停地变换,耀华了台下人的眼。

我满意的看着这一表演,不错,果真是不错,果然没有白白让我费心。

台下络绎不绝的掌声的叫好声此起彼伏,我起身走到侧台,准备着我的表演。

我并没想在这里出很大的风头,所以我没有选择我擅长的歌曲,而是选择了一个我一直想表演,可惜在花楼内却没有找到姑娘能演好的舞蹈——钢管舞。

在现代的时候因为喜欢,所以去学过。

虽然学的时间不长,可是神态动作身形也学了八九分。

就连那时的老师都说我天生是跳舞的苗子,这次我选择了大径相庭的钢管舞,不知道在这民风保守的古代,会不会有什么不妥。

反之这是花楼,虽然被我一改,有几分文雅的感觉,可到底还是烟花之地,相信就算有人不喜,也不会说什么。况且今日要的偏偏就是新意,不管他们的细思想如何,我坚信我自己一定能成功。

钢管舞的配乐是ladygaga的pokerface。

iwannaholdem‘liketheydointexasplays

foldem‘letem‘hitmeraiseitbabystaywithme(iloveit)

luckandintuitionplaythecardswithspadestostart

andafterhe‘sbeenhookedi‘llplaytheonethat‘sonhisheart

oh,oh,oh,oh,ohhhh,ohh-oh-e-ohh-oh-oh,i‘llgethimhot,showhimwhati‘vegot

oh,oh,oh,oh,ohhhh,ohh-oh-e-ohh-oh-oh,,i‘llgethimhot,showhimwhati‘vegot

can‘treadmy,,can‘treadmy,nohecan‘treadmypokerface,(she’sgottolovenobody)

can‘treadmy,can‘treadmy,nohecan‘treadmypokerface,(she’sgottolovenobody)

p-p-p-pokerface,p-p-pokerface,(mummummummah)

p-p-p-pokerface,p-p-pokerface,(mummummummah)

iwannarollwithhimahardpairwewillbe

alittlegamblingisfunwhenyou‘rewithme(iloveit)

russianrouletteisnotthesamewithoutagun

andbabywhenit‘sloveifitsnotroughitisn‘tfun,fun

oh,oh,oh,oh,ohhhh,ohh-oh-e-ohh-oh-oh,i‘llgethimhot,showhimwhati‘vegot

oh,oh,oh,oh,ohhhh,ohh-oh-e-ohh-oh-oh,,i‘llgethimhot,showhimwhati‘vegot

can‘treadmy,,can‘treadmy,nohecan‘treadmypokerface,(she’sgottolovenobody)

can‘treadmy,can‘treadmy,nohecan‘treadmypokerface,(she’sgottolovenobody)

p-p-p-pokerface,p-p-pokerface,(mummummummah)

p-p-p-pokerface,p-p-pokerface,(mummummummah)

(mummummummah)

iwon‘ttellyouthatiloveyou

kissorhugyou

causei‘mbluffin‘withmymuffin

i‘mnotlyingi‘mjuststunnin‘withmylove-glue-gunning

justlikeachickinthecasino

takeyourbankbeforeipayyouout

ipromisethis,promisethis

checkthishandcausei‘mmarvelous

can‘treadmy,,can‘treadmy,nohecan‘treadmypokerface,(she’sgottolovenobody)

can‘treadmy,can‘treadmy,nohecan‘treadmypokerface,(she’sgottolovenobody)

)……

当我满意的看着台下所有人的惊艳目光,以及月妈妈眼中的惊奇时,我终于知道我成功了。

我精心准备的钢管舞的确吸引他们的眼球。

儿今日这一场,也终于画上了句号。

客人们依旧在吃酒消遣,我惊觉累极,所以回房间歇息着,月妈妈似乎觉得我这些日子太过操劳,也没有多说什么。

可是当我回到房间,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正躺在我的床上。

一身火红的衣衫似血一般,胸前露出大片洁白的胸膛,凤眸微眯,无时无刻不在勾着人的魂魄。

我险些看的痴了,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从他的表情里什么也读不懂,唯一能看懂的只有深究。

他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楚公子,这么晚了,来这里做什么?”

我声音有些清冷,十分不赞同他的意外出现,本身已经累极,早已经没有信息和功夫来应对他。他的出现只会让我凭白的心烦。

“来看你。”简单的说三个字,我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我有什么可看的?楚公子说笑了吧。”

“不,本公子看的就是你,怎么?还不相信自己有如此大的魅力不成?今日的表演,的确让我感到惊奇,十分精彩。没想到,你竟如此特别,也难怪……”

“难怪什么?”我结果他的话,问道。迫切的想要知道他想问什么。

“呵呵,”他轻笑,没有再说下去。

“如果楚公子没有事的话,就先离开吧,我累了,需要休息。”

“花想容。你果真忘记了。”他突然来到我的明前,与我的距离十分近,我有些不适应,脑子里空白的部分顿时被许许多多的碎片填满,我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他的脸,,让我想起了一些事。

我一直渴望自己能够恢复那部分遗失的记忆,可是没想到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我有些怔忪,呆呆的望着他,没有流露出自己的表情。

因为我想从他的口中听到些什么。

“自然是忘记了,不过既然你如此清楚我忘记的记忆,讲给我听可好?”

“我答应过他,不能讲。”

果然,他的回答在我意料之中。

他笑着轻晃了肩膀,我脸色突地变的煞白。

“既然如此,楚公子,请回。”

“呵,迫不及待的赶我走?”

“既然楚公子没有相告的意思,那我为何要留你在这里?虽然这里是青楼,可是孤男寡女的在一起,难免不方便。”

“你回复了记忆,对吧,”

末了,他突然出声,我一怔,知道再也无法隐瞒。

是的,早在刚刚他接近我的时候我就已经恢复了记忆,可是我不想让他知道,因为我知道一旦他发现我没有失忆,有些事情就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了。

我不明白,妖孽楚为何要他封了我的记忆,我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离我而去。

我想知道,迫切的想知道,因为我发现,我现在的情绪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我的心十分疼,像一把尖刀活生生的在上面割过一样。

“他不爱你了。”这是他的答案。

“我不信。”

“你觉得你配得上他么?”

他一句话,堵住了我所有的疑问。

然而接下来,他的话更令我费解。

“如果你真的爱他,就去入宫,找李渊。”

“为何?”

“这样可以帮的到他,你只管接近他便是,到时候我自会告诉你为何。”

“李渊?李乐师?他是宫里的人?”我诧异不已。

“他是皇上。”

楚寒宵的这句话更是让我惊在了原地,皇上?怎么可能?

顿了顿,他突地出声问我。

“你可想好?需要时间想一想么?“

“不,立即安排我进宫。”

“好。”

我自认为自己是没有那种威力去高于他人的,可是从她们对我的态度来说,我总是觉得她们有些怕我。难倒是因为我不凡的想法为花楼创造的可观的利润?如果真的是还好,如果不是,我甚至有些不敢往下想……

前台的大幕已经拉开,穿着我设计的服装的女子从两侧鱼贯而出,轻盈的音乐响起,她们在音乐声中尽情的舞蹈。

衣服都是那种有着极大的摆尾的长袖长裙,舞起来十分生动漂亮,像一只只蝴蝶,翩翩起舞。

底下的人两眼中全都透露着惊奇,我相信花楼这焕然一新的感觉已经给了他们新鲜感。

这些不管是去惯了花丛中的人,还是没去过花丛中的人,只要来到这里,都会给他们一个不同以往的花楼。

这是我最初的意图。

因为不管是什么东西或者食物,吸引人们的只是那股子新奇和新意。

一担新意没有了,那股子新奇的感觉淡了,又会被人慢慢遗忘在脑后。就像花楼里的姑娘,或许可是凭着那点美貌好才华,享受一时的荣宠,可是时间长了总是会厌倦的,人们对于厌倦了的东西的处理办法,就是扔到一边,不再过问。

对于花楼内的姑娘也是如此。

所以我的任务就是让她们不乏新意,用新意吸引住客人们的眼球。

很荣幸,我成功了。看着底下客人泛着精光的眼神,我欣然一笑,然后去准备下一场的表演。

下一场是花楼内以前的一位头牌,能歌善舞,长得也极其美貌。

我为她选了一首与她的性格恰恰相反的歌曲,是现代的歌手,孙燕姿的,当冬夜渐暖。

很多事情不是谁说了就算,即使伤心结果还是自己,多少次失望表示着多少次期盼

事实证明幸福很难,我们之间不是谁说了就算,拉扯的爱徒增结局的难堪

一百次相爱只要有一次的绚烂,下一次会更勇敢

当冬夜渐暖当大海也不再那么蓝,当月色的纯白变得阴暗,那只是代表快乐不再那么简单

当冬夜渐暖当夏夜的树上不再有蝉,当回忆老去的痕迹斑斑,那只是因为悲伤从来都不会有答案

我们之间不是谁说了就算,拉扯的爱徒增结局的难堪

一百次相爱只要有一次的绚烂,下一次会更勇敢

当冬夜渐暖当大海也不再那么蓝,当月色的纯白变得阴暗,那只是代表快乐不再那么简单

当冬夜渐暖当夏夜的树上不再有蝉,当回忆老去的痕迹斑斑,那只是因为悲伤从来都不会有答案

当冬夜渐暖当青春也都烟消云散,当美丽的故事都有遗憾,那只是习惯把爱当作希望

重要的是我们如何爱过那一段……

她的声音极具磁性,就连我都被吸引住了。一曲落幕,台下掌声不端。

都嚷着要她再来一曲,可是她却依据着我之前对她说的,款款一笑,向大家问了好之后,便下了台。

物以稀为贵,就是这个道理。就像人,得到了就不会珍惜,越得不到的才越想得到。

我记得在现代的时候听过一首歌的歌词。“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争爱的永远都有恃无恐。”

这句话十分有道理,是人都改不了这副样子,无论是现代还是古代,都无一例外。

接下来是花楼内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姑娘的表演,同样是歌曲。

之前这个姑娘并没有再花楼内大红大紫,因为她的长相极其平凡,只是声色很特别,痒痒的似乎能融到人的心里去。

我为她画了一个比较夸张的烟熏妆,一改她往日小巧的怯怯模样,教她唱了一首歌。《痒》

我相信以她的声音一定会将这首歌发挥到极致。

只见她款款走上台,张开朱唇便唱了起来。

“她是悠悠一抹斜样,多想多想有谁懂得欣赏

他有蓝蓝一片云窗,只等只等有人与之共享

她是绵绵一段乐章,多想有谁懂得吟唱

他有满满一目柔光,只等只等有人为之绽放

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来啊爱情啊反正有大把愚妄

来啊流浪啊反正有大把方向

来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风光

啊~~~~~~~~痒~~~~~~~~

大大方方爱上爱的表象,迂迂回回迷上梦的孟浪,越慌越想越慌越想越慌越想

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来啊爱情啊反正有大把愚妄

来啊流浪啊反正有大把方向

来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风光

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来啊爱情啊反正有大把愚妄

来啊流浪啊反正有大把方向

来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风光……”

她的歌声唱完,台下已经有不少人都占了起来,大声的呼喊着她的名字,其现况就连我看了都忍不住噤声。

没想到竟然有出乎我意料的效果,又看了看这个姑娘,她的脸上哪有还有当初那股子怯怯的模样,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自信的感觉,十分自信,整个舞台就她在散发着光芒,她的脸上也喜津津的,十分开心。

丝毫没有掩饰住自己的情感。

虽然没有奢望这么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能掩饰住自己的情感,可是心里却是对她大所失望。

但是不可否认,这一场是十分精彩的。正想着,月依云向我走来。

“没想到姑娘果真如此能耐,月妈妈我,当初真是小看了姑娘。就按今日的情形来看,花楼别说做这江都第一了,依我看就连做着京城第一都足够了。”

她对我赞不绝口,我只是笑了笑。

心里所想还是没有问出口,我知道自己不该问,所以没有问。但是心里总是忍不住疑惑她为何那么信任我。

难倒她以前便认识我?

不,我瞧着不像。因为整个花楼的人似乎都在一夜之间都转变了对我的态度,我心思缜密,感觉的到。

我现在想知道的是,那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

当然这个疑团需我自己去解开,月妈妈不行,花楼的姑娘也不行。唯有我自己,就像我坚信不论在哪里和谁在一起,只有自己是值得相信的。

“月妈妈夸奖了,花素哪里有这能耐。只是楼里的姑娘们表现的好,我也只是出一些一点点小用处的点子罢了。”我含蓄的说到。

“要是说姑娘如此,只是一点小小用处的点子,那月妈妈我可要对姑娘另眼相看了。姑娘果真让妈妈我觉得惊奇不已。”

“妈妈过奖了。”

“一会便要轮到你出场了吧?之前也没向楼里的姑娘们透露,你要表演的可是什么?妈妈我好奇的紧呢!”

“妈妈过一会便知道了,时候也不早了,我去后台准备了。”

“好。那妈妈我就看着你给妈妈惊喜了。”

告别了月依云,我向后台走去。换上了我特制的衣服,又重新回到后台那里坐下。

今日,成败在此一举。

远远的我便看见他,一身青衣,微微带笑,唤起了我全部的记忆。

一瞬间,泪湿了满脸。

我笑着跳完最后一舞,这舞虽获得了好的喝彩,可是我舞的时候眼里却只有他,只为他。

舞转回红袖,他冲我招了招手,我笑着奔向了他的怀。

这一刻,我再也不想离开。

“啊离,为什么爱我。”

“因为是你,因为是我。”——

大结局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