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下毒

小说:绝世狂医作者:北纬37度更新时间:2018-12-14 02:16字数:1073241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他们自然把话题扯到了刘总的少精症上面。{。--顶-点-小-说-

对于这种问题,应该说是男人们的,但在医生面前,那就无法讲究了,总不能讳疾忌医吧。

“刘总,你把手拿过来我看看,我先帮你把把脉。”一番好酒喝过之后,张小天对这个刘总也没有那么抵触,而且二师弟说的那法子很好呢,他想加紧实施的。

一番把脉过后,张小天点了点头对刘总道:“嗯,刘总,不是什么大问题,半年之内就可以好的,如果刘总要求快的话,半个月也行。”

听到张小天这么一讲,他不知是何意。他急忙向张小天 问道:“小兄弟,你说的是啥意思,为什么半月也可,半年才行的。”

“嗯,你这少精症啊,是输精管堵塞了,而且日子长久了,要想输通有点麻烦嘛,当然我能用针炙帮你打通,但还需服点中草药。输精管就像河道一样,你要挖才会空,但这放在人体内就没有那么便利,所以只有慢慢地惯通,达到治标又治本。为什么我说的半个月也行呢,半个月之内,我就能保证刘总的精子有正常存活量,但这期间,要与女方的卵子相给合才能产生作用。总之一点,要在正确的时间,干正确的活才行。”张小天大略的打了个比方。

“难道我们俩人之间的事情,还要有人盯着?”刘总一时没有转过弯来,他傻傻地问道。

坐在一旁的周大宽不由哈哈大笑,他接口道:“我师兄的意思啊,就是要找到女方最佳的受孕时间,当然现在来说,这一点都不难,医院就能帮女方确定日期的。

张小天点了点头,他微微一笑对刘总说道:“听说刘总与那位两三年没有怀孕。是不是她也有问题啊,要不要也检查一下的?”

“喔,她在别墅里呢,我没想到自已治病还要带上她的,要不然我开始就把她带过来了。”刘总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没事,你们不急的话,到医院去检查也可以,如果比较性急的话,那么就叫她过来吧,反正我要帮你针炙。还要耽搁一会时间的。这是我的名片。”说着,张小天把自已在人民医院工作过的名片递给了刘总。

其实张小天心里还有一个小小的心思,他想看看刘总找的小蜜倒底是个什么样子。是型的呢,还是文静型的,凭刘总的财力,应该不会很差吧,何况刘总也只是四十出头一点,那精神头还足着呢。

“不,不。还是小张兄弟一并检查下吧,有点急,有点急。”刘总接过张小天递过的名片一看,他竟然是人民医院高干科副主任医生。这不是自已儿子现在住院的科室吗?他马上心急火燎的表态道。

要说刘总不急才怪了,他一直耕种三年,到现在才听到这种喜讯,叫他如何不高兴若狂的。他为了自已这病,华厦国内有名的大医院都去过,而且还出国治疗过。都没有什么效果。

自已给周医生这么一治疗,虽然那少精症没有治好,不过他也帮了自已一个大忙,那就是***加强了不少,这多多少少也是一点欣慰吧。

听到周医生说他的大师兄更厉害的时候,他是深信不疑了,虽然与自已的儿子有点小过节,但那算什么呢,只是头皮破了出点血而已,比得上自已造人这么重要吗?肯定没有的。

但想到自已的儿子还在高干科病室呢,原来自已想让儿子在那里多呆几天,到时好讹诈张小天的,但现在看来不需要了,早已和解了嘛!

不知道儿子现在怎么样了?刘总想打个电话叫儿子出院回家算了,也算是给小张兄弟一个面子吧。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儿子被宫靖撞见,那自然就要经受一种磨难了。

要不是张小天挽救得及时,只怕他还有生命危险呢。这医生啊,如果一身正气,那就是病人的福气,如果只想些歪门斜道,甚至和人争强斗胜啊,那无异于杀人不眨眼呢。

孙梓走出办公室,他没有按正常的查岗,而是第一个进了刘云霄的病室,看到刘云霄头缠绷带正坐在床上半靠着,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礼品盒在翻来覆去的看着,身旁还放着一瓶酒,他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看样子是失恋了,孙梓这样判断着。

孙梓扫视了一下病房其他角落,却是杂乱无章的,到处是垃圾袋什么的,看似不止一个人看护着他。

看到孙梓走了进来,刘云霄抬头冷准地扫了他一眼,没理他,又继续做自已的事情。

“感觉怎么样,头还痛吗?打破伤针没有?”孙梓象聊天似的跟刘云霄说道。

“嗯,还算好,应该住几天就可以了吧。”刘云霄冷冷的回答道。

“那好好休息吧,等下叫护士来给你上上药。”孙梓随意聊了下就走了。

看到刘云霄这种状况,他心里有点犯难,这小子病不重啊,怎么弄?真是难啊,要把别人的话,只怕他早就可以出院了。

但如果自已不弄,宫靖不但会怪罪自已,而自已好恨张小天,这更是一个好报复的机会。想到这里,孙梓决定从刘云霄的伤口处着手,比喻说……

孙梓为了实行自已的计划,他匆匆地回到了自已的办公室。他配了两瓶药水和膏药,专门治疗伤口的。

他放在办公桌上后,又匆匆走了出去。那漂亮的女护士还等着自例行栓查呢。

没有多久,孙梓自然带着那个漂亮的护士是全部病房都栓查了一遍,而且当着漂亮护士的面,拆开了包着刘云霄伤口的纱布,他皱了皱眉头对漂亮护士道:“昨晚这是谁给他包扎的呀,你看伤口都发炎了,小王啊,等下到办公室里拿药和纱布来,我正好配了点药在那里,你帮这位小哥涂点药,并重新包扎下就行了。

说完孙梓就走出了病房,那个漂亮女护士自然忙着做栓查什么的。

大约过了半个钟头左右,她回到了办公室,看到孙主任正坐在办公桌着看书,她扫了孙主任桌上的药瓶和纱布,看来孙主任早就准备好了。那护士没有作声,她轻轻地从孙主任桌上拿走了这些药品。

小王护士拿着纱布和药品就直接进入了刘云霄的房间,她轻轻地帮刘云霄拆着头上的沙布,虽然有点痛,但刘云霄闻着那美女护士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水味,而且有意无意地用身体去碰撞她的胸脯。

虽然小王护士有所察觉,但她也不好过份呵斥,只好尽量躲避着。

好不容易拆了纱布,小王护士,又拿起药水帮刘云霄清洗起伤口来,那药水浸润的阵痛使得刘云霄咬牙切齿的,他恨不得在小王护士那鼓胀的山峰上来上那么一口,以缓解自已的难受。

说真的,要不是看小王是个漂亮的女护士,刘云霄早就破口大骂了。

看到小王护士拿着药水和纱布走了,孙梓的脸上显露出了诡异地笑容,他知道那个年轻人要遭受大磨难了。

好不容易小王护士给刘云霄擦完药水,换好纱布,她端着废弃物走了出去。

刘云霄以为新换的药水是有点痛,所以他也没有在意。尽管难受,但看着李玲给他送的礼品盒,他把思念放飞得很远很远。父亲向自已表态过,看来那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了,李玲迟早是属于自已的。

“唉哟,怎么越来越痛呢,好像有什么东西往自已伤口上扎似的。”刘云霄不由大喊大叫起来,并且按响了床头柜上的铃声。

护士小姐马上跑了过来,还是刚才那位小王护士。

刘云霄也顾不得自已的高傲了,他呻吟着对小王护士道:“医生,我的头怎么越来越痛呢,简直就像针扎一样,而且头晕目眩的。”

“也许是刚才药物起了疗效吧,你躺着看是否舒服点。”护士小王分析道。

刘云霄没有办法,他一边哼着,一边慢慢地靠了下去,身体虽然痛得有点发抖,但他依然不舍的握着李玲送给他的礼品盒。

看到刘云霄躺了下去,他没有再出声,护士小王也就走了出去。

等到下次再查房的时候,护士小王发觉刘云霄一声不啃的躺倒在床上,双目紧闭,而且嘴唇发青。护士小王一摸刘云霄的额头,竟然非常烫手。

看到刘云霄好好的,突然病情加重,护士小王马目向值班室跑去,她把刘云霄的情况快速的向孙梓说了一遍。

孙梓也大吃一惊,该不会闹出人命来吧,到时出了医疗事故,那自已可要吃不了兜着走呢。

宫靖一直叫自已给苏萌萌加重药物份量,自已一直没有同意,那就是怕自已现场不好控制的。

这个年轻人,他进院时病情较轻,要想留住他,那只能重点下药了,难道是这年轻人体质太差受不了?孙梓也顾不得多想,他马上往刘云霄病房跑去……

“你怎么了,怎么了?”孙梓不停地拍打着刘云霄的脸部,刘云霄浑身发烫,人却没有一点反应。

“小王,你赶快推担架过来,病人可能是昨晚受到重创后,颅内出血,需要以已照片,然后进行手术。”孙梓马上作出了判断,虽然他知道原因,但现在必须推却责任。

很快的,刘云霄放在了担架上,昨天晚上,直至今天早上还活蹦乱跳的他竟然进入了昏迷状态。

“让开,让开,快让开!”抬架在走廊飞疾而去,刘云霄的命运却生死难料……(。。)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