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恍如初见(终章)

小说:瓷铭幽梦作者:瓷铭更新时间:2018-12-14 02:16字数:786550

料想她现在已是疼痛异常,可她却冲着我暖暖的微笑道,“你现在不想要知道我为什么要救你了么?”

我一怔,随即慢慢运转妖丹之力输送到她的体内,眼睛猛然看见她一脸的祈盼之色,脸上突然觉得有些尴尬,转而看向别处,“这个答案我已不需要知道。”

“为什么?”她眼中稍稍有些好奇。

“因为今日来此,若是你濒死于此,我也必然出手相救。”话音刚落,怀中的人一阵颤抖,似乎根本不相信我现在所说的话。

我不看她,遥望天空,之前天空还有些晴明,现在已然多出几朵乌云。“我来此,只不过想要再看你一眼罢了,我并没有想过要真的杀死你,只想要废掉你一身道行,这,便是对于他们的补偿,了了你与他人的恩怨。”

“你。。。难道不恨我么。。。”怀中的人身体急剧颤动,低下头来,正对上一双满噙泪水的双目。

我一笑,“恨,怎么会不恨呢,你即便杀我我都不会有怨言,只是你不该骗我这么久,这让我极度失落,曾经一度以为你真的完全是在演戏,根本没有喜欢过我,但是就在刚才与你相视,我便知道,你的心意。”

“我。。。”怀中的人儿不可遏制的痛哭起来,却又被断断续续的咳嗽阻断,她想要解释什么,可我没有给她机会,右手猛然打在她的脖颈处,她全身瞬间脱力。只能够睁大眼睛怔怔的看着我。

其他人仍旧在争斗之中,本来已经占据上风的刘熙、孙叔他们,此刻突然间不知从何处多出几个塑像,摆成一个阵法。将所有人都困在了青龙山上。

我自不理会这些,看着李炎的双目说道,“我知道你这样对我,定会有你的原因,只可惜,现在不能够听你的解释了,而且,我也不需要你与我解释。小炎,你体内的毒是紫衣上人所施吧,我看你的父亲也是如此,你放心。我会将你们体内的毒全部解开的。”

就在这时,李炎的父亲见自己女儿久久不发声,急忙来这边查看,砰,我则顺势一掌将其劈倒。

一口将玄色牛精的妖丹吞下。刹那间,玄色牛精的妖丹迅速下落,与体内的封印的妖丹结合,一股热浪瞬间袭遍全身。紧接着又感觉到一股阴寒之气弥漫,就这样承受着冰火两重天的痛楚。将炎儿和伯父体内的毒素一点点解除。

她,至始至终醒着。我则将自己最后想要与她说的话道出。

伯父已然有独占一方的地位,为什么非要和这种妖孽走到一起,最终害了他,也害了你。人,就是在**的激励下不断进步,殊不知,进步与深渊只是一线之隔,有些东西现在不是属于你的,以后也永远不会属于你。

我这一世活到现在才算明白了一些,不过终究也不需要别人来告诉我,我究竟是谁。这么些年我一直忙于阴阳之事,忙于凡尘俗世,不知让你有过多少次等待,但是我心中最深处的位置终究只有你一人能够享有。

罢了,既然给予了我醉帝之力,我便多借用一次,让你的生活重新来过。我淡淡一笑,李炎似乎才突然间明白过来我的心思,身体开始剧烈的挣扎,却是徒劳,我一笑,泪水忍不住滴落下来,双手发出氤氲玄光,眼前的人终于平静下来。

擦干泪水,最后看了她一眼,转而向远处战场走去。

果然不出我所料,那飘落而至的塑像,正是来自于伏虎山上人行宫处,塑像不知修建多久,如今内里存入大量的灵气,隐隐看到一道一个黑色的身影摆动大阵,青龙山内孙叔、猫族前辈等等都无法抵挡。

本来商谈好的对策,在这一刻完全没有了作用,我则缓缓将的周身法力散开,却又不得不尽力收敛。就在此时,只听得青龙山光幕上一阵颤动,数十道身影正在执掌法器轰击青龙山的禁制。

众人一看,光幕之外都是了不得的人物,南方妖族未来的妖帝云萦,红云道人座下红牛老祖、凌云道人,还有一些看不清容貌的人物,他们在外哪个不是雄镇一方,可是在这里,竟是连紫衣上人的禁制都没办法瞬间轰开。

凤凰台下那道黑色身影一晃,瞬间到达了战场的中央,只见他眼睛扫射四周,很多人都被这股强大的气势给压的说不上话来。到最后他的目光从光幕外的身影锁向我,先是一愣,随即呵呵笑道,“醉帝,许久未见,没想到你到现在也没有恢复当年法力,呵呵,可惜了,本来我还想着与你一争高低,再次将当年之事重演,看看你这人身中的心,味道是否还如同当年那样鲜美,呵呵。”

“你找死!妖人,待我进入定然要将你的头拧下来,以祭我红云门众位师兄弟!”红牛老祖在外哞一声大吼,瞬间化作红色巨牛猛然朝光幕撞去,却发现并没有起到多大作用。

其他人都是一愣,随即将所有人的法力集中到一点,看看是否能够将光幕轰开。紫衣上人见到他们如此做,不禁嗤笑道,“没想到这么些年你们的法力,竟然没有丝毫进展,不过,我也不会给你们机会的,待你们进入之时,我已经将阵内的所有人炼化,你说是不是啊,醉帝,呵呵。”

紫衣上人,黑鹰,如今高坐云端,如同圣人一般俯瞰青龙山众人,完全没有把任何人放在眼中。不过,他现在确实有这个资本,本来打算好重整四大神器,可是到现在我们只有两件,即便凌云道人能够进入,将妖骨送来,也不会有多大的用处。

也好,那我就试探一番。就在紫衣上人嗤笑之际,我执掌蓝色铁锤猛然冲上去,朝着紫衣上人的面门就是锤!

“自不量力,若是当年倒还忌惮你几分。而现在,呵呵,不过是蝼蚁尔,若不是担心你度过十世,今日我真不想脏了我的手。”紫衣上人完全没把我放在眼中,眼看着铁锤近身,他只不过打开折扇,朝着铁锤猛扇一下。我则直直的飞了出去。

这一幕让在场众人皆都惊讶不已,看来我们太小瞧他的实力了,就在我落下的那一刻,红牛老祖他们倾尽全力再次轰击。而紫衣上人手中的几个雕塑急速旋转,将所有灵气倾泻而出稳固光幕。

而孙叔他们则将自己的看家本领全部释放出,刹那间,各种各样的光剑、法器齐齐朝云端上的紫衣上人袭杀过去。

紫衣上人只是一笑,右手的折扇猛然抛出。就在与众人的法器接触之时瞬间爆开,只不过眨眼之间,所有人的法器全部陨落,连孙叔的小鼎也已经破裂成几片。只有花长老和刘熙的法器硬生生的接了一下。但是即便如此,所有人的心都凉了半截。到现在紫衣上人还有使出全力,我们连他的身体都没有触及。

看来。终究要这样做了,我深深的望一眼,他现在没有倾尽全力将我抹杀,不过是在享受我们一个个死在他手中的感觉而已。我今日就是拼尽全力,也不能让我身边的人受到伤害,说到底还是我们之间千年恩怨。

可是,要怎样才能够近紫衣上人。。。

就在此时,天空中突然飘过一道白玉身影,一旁的紫凌不禁一愣,眼中各种神色一晃而过,到最后脸色沉下来。

飘渺的身形最终降落在紫衣上人身边,玉仙,紫衣上人的唯一护法,她俯瞰众人,到最后眼睛淡淡的朝我这边一望,却是听到她轻柔的话语,“你们究竟要如何,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我感激的一笑,慢慢在众人身后隐退,心语道,“我有一法,只不过需要玉仙帮助,这办法若不成功恐怕会连累玉仙。”

玉仙皱眉,暗语道,“你且说,这也是我唯一能够回到紫凌身边的机会,我定然全力以赴。”

闻玉仙如此说,当下心中已然有了主意,将玉仙所做与她讲说,最后来到孙叔、长老身边交代一番。他们虽然很是疑惑我为什么让他们这么做,但是现在实力悬殊如此之大,他们已然没有了主意,当下就听从于我。

云端之上紫衣上人轻蔑的一笑,俯瞰众人,一把利剑从其身后飞出在半空盘旋,众人还未反应过来,直接利剑一化二二化三,天地之间刹那间下起剑雨,孙叔、花长老急忙将法器祭出,护住众人,而另一边刘熙则直接请红牛老祖上身,急忙将铁锤交予他。

红牛老祖在外已是气愤不已,一进到光幕之内瞬间离体持铁锤朝紫衣上人砸去,紫衣上人虽然自大,但是这位老祖他还是见过的,与他乃是同一时期的人物。一道黑影显现,紫衣上人直接飞身而出,真身显现,化作一只双头巨鸟,口中喷出一股紫色云雾,一上来就想要将红牛老祖了结。

哞!老祖一声怒吼,那淡蓝色的锤子发出万道雷光,瞬间将第一层紫色云雾撕裂,众人在一旁看的吃惊,惊叹这位老祖果然厉害。可是等到黑鹰连续吞吐两次紫雾,老祖只能够护身,不能攻击。

云雾缓缓落下,地面上众人一个接一个倒下,我一惊,急忙趁着一道玉光飞跃而起。身体再次有了之前冰火两重天的感应,而我已然将玉仙的身体侵占,低头一看,孙叔他们不能阻挡已然倒下,而红牛老祖被折腾的破口大骂,却不能将眼前的云雾破开。

“你究竟要做什么,离上人这么近,若你不能够成功,定会被他抓住的。”玉仙在脑海中轻声说道。

我则缓缓地看过众人,从光幕之外的云萦、凌云道人,到光幕内的孙叔、张叔、紫凌、炎儿,还有山脚下若隐若现的身影,“玉仙放心,我绝对不会落在他的手中的。”

“你。。。”

双头黑鹰连喷几次紫雾,阵法之内所有人全部昏倒。一些道行低的人身体已经开始溃烂,紫凌的身体也已经变成乌黑状,双头黑鹰一声长啸重归云端,幻化人形坐在玉仙左侧。看着云端之下的众人哈哈大笑起来,“蝼蚁而已,就这么点道行也敢如此。”

就在此时,正在狂笑中的紫衣上人突然停下,双目暗射寒光扫射青龙山下,似乎在寻找什么。

“着!”就在他失神的一刹那,玉仙按照我之前所涉及,一掌将我从她体内打飞出去。周身隐匿的气息瞬间暴露出来,紫衣上人觉察到什么急忙转过身来,就在此时,一道白光闪现。直接将我和紫衣上人缠绕在一起。

“你?!”紫衣上人见身上多处的几道白色丝线又急又怒,不知道是在说我还是玉仙。

“上人,今世我们之间的恩怨也该做个了断了。”看着眼前的中年人,一双细目闪着寒光,仍旧是当初拜入无量时的那副面孔。不过当年是尊上,而现在则是仇人。

紫衣上人一惊,随即镇定下来,看着我们冷冷的笑道。“你以为靠这玉丝能够控制住我么,当真是幼稚。玉儿你敢背叛我,今日我便将让你们从此在天地间消失!”

我不语。冷笑一声,右手反转,一掌打在玉仙身上,将其打飞出去,玉仙目光中尽是疑惑不解。

就在此时,紫衣上人才感觉到了危机,奋力将玉丝挣脱,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我微微一笑,一滩鲜血吐出,身体急剧发光,阴阳反转,冰火两重,体内的封印的妖丹正在玄色牛精的妖丹牵引之下慢慢的破开。

“你!难道真的舍得醉帝之身!”紫衣上人见我周身变化瞬间慌乱,想要挣脱却发现玉丝正在吸收体内妖丹之力,将其禁锢在一米范围之内。

“紫衣上人,当年一战你将我妖心取走,却成就我十世人间道,说起来也要谢谢你了。”我说着看向云端之下的众人,孙叔他们都盯着我的身体变化,均惊诧不已,最后还是红牛老祖发现了问题,就要起身飞上云端,可是周身被紫色毒雾侵蚀,此刻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法力。

“这一世,我除魔卫道、秉承天地至理,虽然最终发现是在你的圈套之内游走,但是终究还是活出了我自己的世界,所以,这一世,你输了。”我笑着看向紫衣上人,猛然咳嗽几声,身体已经成透明状,而嘴角的鲜血更是不可遏制的滴落。

“你要死自己去死!我怎么可能会你这样的人间小妖连累,我乃是。。。”紫衣上人彻底清醒过来,勃然大怒,显现原形就要挣开禁制。

我盘坐云端,双手十指相缠,遥望天空,只见片片白雪顺风而落,看着云下所有的亲人,我一笑,口中默默道声珍重,体内的妖丹完全禁制完全破开。

下一秒钟,周围的一切似乎都静止了,雪花,停在半空;双头黑鹰展翅欲飞,眼中尽是惊恐神色;阵中众人皆是悲痛之色,一个个强行将毒气吸入心肺,朝云端纵身而来;光幕之外,数道光华猛然冲撞在光幕之上。。。

一切,都结束了吧,我觉得周身似乎被利刃片片割碎,下一秒钟,却觉得一阵清明,脑袋昏昏沉沉,双眼忍耐不住,沉沉的闭上。

恍惚之间,我似乎又回到了梦境之中,眼睛缓缓睁开,却发觉自己身处云雾之中,心中疑惑,这里是什么地方?

正在疑惑之时,天地之间突然传出一道清音,“一梦千年过,画魂凝云藏,若去心静地,凡尘隐霓裳。”

话音刚落,只觉得周身一轻,顺着云层不断向下飘荡,让我感到兴奋地是,我竟然还有魂灵留在人间,这山河、这景色都是我曾见到过的。

不知飞了多久,身形不由自主的在一个村庄上空停下,只看见一个俏影正站在院落之中,为以为老人梳头,院落之中种着各色各样的花,而在门庭两侧更是盛开无数桂花花瓣。

原来是她,看着庭院之中的女人和一脸柔光的老人,暗自点头,身形再次缓缓飘荡而起,就在此时,院落之中的女人似乎突然间发觉到什么,抬头望天,眼中柔光闪烁,两滴泪顺着她的眼角落下。

我轻轻转过身去,顺承力道往远处飘走,这一路上我见到了许多熟人,孙叔和张叔已然和好,成了邻家,父母身边站着刘熙,老妈眼中满是溺爱,似乎刘熙便是她的儿子,我不禁朝着刘熙感激的一笑,而刘熙则抬头望天,轻叹一声,眼神中似有伤感之色。

一路上见到许许多多的熟人,知道他们如今的生活我已然放心,可是到最后却觉得空落,好几个人都未见到身影。

心中正在疑惑,身形再次不受控制的飘飞而去,转眼之间,身形已从刚才的农家落下了一座山崖之上。

就在这座山崖之巅,有一处小坟丘,坟丘远处立有两人,仰望天空,静默不语,而在那坟丘前端,一个身穿紫衣的年轻人横坐于前,左手将一把寒光剑轻轻放下,右手拿过一瓶酒浅饮一口,随即将剩下的酒水滴落在坟前。。。

看到这里,我不禁一笑,心中所有的郁结之气全部释放开来,就在此时,一道清光倾泻而下,隐藏在云层后方的少年,脚踏清光纵然离去,临走之前,回头遥望一眼,崖上三人猛然颤栗,注视苍天,却终究没有发现一丝痕迹。。。

想爱恨情仇本如一瞬间,心扉一动,今世便已错过,

再回首,已成百年身。

看痴情男女相见如隔世,双目初逢,此生便已无悔,

两相望,已有千秋过。

(瓷铭幽梦完结)

(瓷铭幽梦今日终于完结了,也是自己在小说写作中心理变化的路程,纵然有百千激动,还是要平淡面对,为的是更好的准备新书。

瓷铭第二本书为东方玄幻(仙侠居重)类,其他各位兄弟姐妹能够继续支持瓷铭,而我确定,第二本书绝对不会让大家失望的。预计在寒假之后将会上传章节,届时会提前十天左右,在瓷铭幽梦书评置顶告知大家,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若是想要了解预告内容,可以在瓷铭幽梦群和瓷铭读书***流。

其他的话瓷铭就不再扯了,真心祝愿所有的朋友新年快乐、康健如意。

瓷铭2013.1.2)(未完待续。。)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