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3 章

小说:宦官天下作者:曦舞更新时间:2018-12-14 09:09字数:165117

蛊虫从楚惊天身体里出来,却又钻进了福喜的身体里,可是福喜的表情却丝毫未变,似乎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他问:“如此,殿下是不是无事了?”

白蛊师走到桌边,取了一个白瓷茶杯,手上的匕首在掌心狠狠的割了一刀,别人看着都疼,他却是面不改色,捏着手让血流得更快,然后用杯子接着。

“今夜,他就会醒来了!来,把这个喝了!”说着,他将接了他血液的茶杯递了过来。

“你这是做什么?”秋子第一个就不赞同,喝别人的血,这一看就不是什么正道。

“没事!”福喜摆手,接过茶杯,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将里边的鲜血一饮而尽。

很奇怪,这鲜血并没有什么腥味,反而带着几分甜香,可是这血液一下肚,福喜立刻就觉得不对了。

五脏六腑立刻绞痛起来,锥心般的疼痛一波一波的挑战着他的神经,几乎是瞬间,他的脸上就布满了汗水,惨白的脸色更是不见一丝血色。

他的忍耐力向来是很强的,可以说是恐怖,就连阉割之痛都能忍下来,此时能让他脸色变化,那就知道的确是痛得不行了。

“福喜!”秋子没拦住他喝血,本就懊恼,现在看他这狼狈痛苦的样子,又是焦急,又是愤怒,冰冷的目光直接刺向白蛊师,问:“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白蛊师连看也没看他一眼,刚才的放血对他也是有一定影响的,脸色也有些发白,直接对福喜说:“我累了!”

福喜勉强笑了笑,道:“我这就让人带蛊师下去休息!”他对于这人,显现出来了极大的包容。

秋子恨恨的看着白蛊师转身离去,扶着福喜道:“我也带你下去休息!”

“不!”福喜摇头,他走到床边,直接坐在了床脚的脚踏上,他走得很艰难,大颗大颗的汗珠如雨般落下,脸上却很平静。

“我想等着殿下醒来!”

“你!”秋子无奈,道:“殿下醒过来,我会去叫你的!”

“不用了,我就在这!”福喜摇头,态度很是固执。

秋子无奈,只得让人取了软垫给他坐着,又让人好生照看着他,这才心事重重的离开。

楚惊天这一病倒,所带来的风暴可不小,他最近也是忙得焦头烂额。

夜晚,天空是黑蓝的颜色,零星挂着几个星子,当空一轮皎洁的残月高挂,底下黑暗中透过窗户可以看见屋里摇曳的烛火?

楚惊天醒来的时候扭头就见福喜趴在床上睡得正香,大概是秋子给他盖了条波斯绣纹毯子。双手紧紧的握着的手,面朝着自己,一张脸隐在阴影里,从自己这儿看去,恰好能看见到他比平时柔和了许多的眉眼。

福喜睡得并不沉,或许说是不安稳,他已经有很久没有想起自己从年家离开被送到皇宫的那天。

那日天是灰的,屋里烧着银霜炭,燃着熏香,他歪坐在软榻上,穿着红色袍子,挂着赤金的璎珞项圈,丫头跪坐在地上给他捶着腿。窗外自己的那只绿色八哥扑棱着翅膀,嘴里不停的见着“少爷,少爷”。

母亲从外边急匆匆的跑进来,白皙凝脂的脸上难得的有了波动,耳上挂着的珍珠坠子不断的摆动着。

“小余,现在只有你能救你哥哥了!”母亲向来温和美丽的面孔变得有些狰狞,她死死地抓着他的手臂,一双杏眼漆黑无底。

他很想说,阿娘,你抓得我好疼!

母亲却是叫了几个粗使汉子进来,将他死死的绑了。

这是怎么回事?

年有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仓惶的看着她,祈求她,抓着她的手不放。

他在她的眼睛里看见了自己卑微的小小的身影,也看见了她冰冷的目光,就如她手上那支碧幽幽的祖母绿镯子。

年有余被人粗鲁的塞进马车里,乳母也跟在后边的那车上,说是照顾,不如说是威胁。如果他敢跑,乳母那一家子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跟着来的还有母亲身边的妈妈,向来慈爱的面孔也变得冷酷,不断的说着“这是你欠夫人的,也该还了”。

……

楚惊天躺在床上,他的手被福喜死死的抓着,他也没强制抽出来,任他去了。却见福喜嘴里小声的呓语着,抓着他的手力气越来越大,甚至抓得他有点疼,脑门上更是冒出密密麻麻的冷汗来,明显是做噩梦了。

“福喜,福喜!”他伸手摇了摇他,被叫醒的人抬头看他,眼神迷蒙,显然还没从梦中回过神来。

他黑漆漆的眼睛水润润的,脑门上还带着汗水,就这么呆呆地看了他半天,才回过神般的说道:“殿下,您其实不用这么试探我!”他一急,总是忘记自称“奴才”,“我我我”的就出来了。

楚惊天瞳孔微不可查的微微一缩,微微一笑,说:“你在说什么啊?”

乌黑的发丝从肩头落下,搭在胸前,晕黄的烛光让他看起来少了几分疏离,多了几分可亲。

福喜放开握住他的手,脸上未笑,难得在楚惊天面前表现出冷漠的一面来。

“您是一个疯狂的赌徒,却也是一个理智的赌徒。我不相信,这次的事,您会一点准备都没有,或许,事情一直都没有逃离你的掌控!”他站起身来,长袖在床榻上拂过,楚惊天手一紧,险些去抓住那截袖子,仿佛要做出挽留的动作来。

如此不争气的心思,是在楚惊天意料之外的。

“就连白蛊师的存在,您也应该是知晓的!”福喜说着,自己惨然一笑,显然有些心灰意冷。

“不!”意料之外的话脱口而出,就连楚惊天自己都有些惊讶,看福喜转头目露诧异的看着他,甚至觉得有些脸热。

不好意思?这种情绪对于自己而言真是好久没体会过了。

楚惊天一手抚额,难得有几分狼狈,他顿了顿说:“的确,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但这一切……”

说到这,他又顿了顿,半晌才幽幽的道:“都是因为我对你的信任!”

“我相信你,如果我发生意外,你一定会竭尽全力来救我!”说到这,楚惊天有些恍惚,没想到,他竟然对福喜已经信任如斯。

“过来!”他对福喜招手,将人唤到身前,拉住他的手,道:“看来你对我,也是诸多抱怨,今日我便给你个机会,有什么想法,就说吧!”

或许是想起来了那么久远的记忆,福喜难得的没有压抑自己的情绪,千言万语,最后他只问了一句:“殿下,您喜欢我吗?”

楚惊天一愣,这问题,着实尖利。他喜欢他吗?那肯定是有的,那么再深的感情呢?

第一次见他,只觉得这个小家伙长得玉雪可爱,白嫩嫩的肌肤像他吃的水豆腐一样,再见面,又觉得这家伙实在是天真得可笑,有点小心思,却还是单纯得紧。这样的人,总是会让人忍不住为他忧心。后来,赵承徽小产一事,自己自然是知道他是被冤枉的,可是那又如何?这皇宫里冤死的人多了去了,也要让这小家伙知道,皇宫,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再后来,他什么时候对自己起了心思,楚惊天不知道,只知道当自己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只觉得可笑——小小的阉人,竟然对他抱着这种可耻大逆不道的想法,怎么不可笑?

不过,他这种单纯的爱慕,相较于身边人带着利益的讨好,楚惊天觉得很舒服,当一个玩物玩弄玩弄,也是颇为有趣的。怎么说,他模样着实不错。

他这么突兀的闯进他的世界里,也这么猝不及防的消失。等意识到已经许久未见到这么一个人之时,楚惊天唤人去寻过,却没得到消息,大概是死在哪个角落了吧?他这么想着,心里瞬间怅然若失。那段时间,东宫人人自危,谁都知道太子爷这段时间喜怒无常。

或许,那时候他已经是喜欢上他了,更是,从来没有忘记这么个人,因此当他在两年后突然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楚惊天一眼就认出了他。

长长的叹了口气,楚惊天从未像现在这个时候无比清楚的认清了自己的心。这时候,他却有一种难得的轻松。

面对福喜的爱恋,他总是不屑。而实际上,却是他害怕沉沦,只得用身份来警告自己。他是堂堂一国太子,怎么能行这分桃断袖之事,更别说,对方还是一个太监?

可是,再怎么不愿承认,他的确是栽了。

他看福喜,对方难见的强势,固执的看着他,一副得不到答案不肯罢休的模样。

他突然就无奈了,认了命一般的道:“是,我喜欢你!”说完,他心下也是一松。

惊喜来得太快,福喜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眨了眨眼睛,后知后觉的弯起了嘴角。

“我也是,我最喜欢殿下了!”他说。

他双眼熠熠生辉,宛若万千星子倾倒其中,眉眼弯弯,好看得紧。

楚惊天心里微微一动,有了想亲吻他的冲动,而他也的确这么做了。

身子前倾,一只手揽住他的脖颈,嘴唇轻轻的贴上他的。

柔软的唇部相贴,两人的心都不由得一阵颤抖,心意相通的亲吻,那种相濡以沫的美好,让人几乎忍不住沉浸其中。

他们仅仅是嘴唇贴着嘴唇,都觉得无比的美好。

福喜的一颗心,高高的提起,分开的时候,他忍不住脸红了,回过神才发现自己的手死死的攥着被子,手心是*的汗渍。

耳边传来低低的笑声,福喜不明所以,却被再一次吻住了。如果说刚才的吻是温柔似水,那么现在的吻便是热情如火了。

对方的怀抱强势而有力,舌尖破开他的齿关,长驱直入,勾起他的舌,缠绵的唾液相交。

福喜被他吻得喘不过气,双脚发软,手搭在两侧,却被另一只大掌抓住,双手交叉而握。

柔软的床榻上,墨黑的发丝缠缠绵绵的纠缠在一起,不分彼此。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