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终者

小说:冷王宠妃作者:阿彩更新时间:2019-01-20 00:14字数:395118

同样的路,不同的是上次那神墓还是万分的威严与神秘,要一次却显得有几分的狼狈,上次公孙情三人制造出来的那个破洞依然还在那里,这一次公孙情三人没有从上次那满是蛇尸的地方进去,而是直接从那破洞而入,而小银蛇却不知为何,居然没有进这神墓,而是突然消失了,公孙情三人知道小银蛇自有它的打算,公孙情三人站在那神墓的缺口,看着里面的的人,却是毫不惊讶,大方的打着招呼走了进去,这一次他们的立场终于是明确了,他们是敌人,天生的敌对……

“风扬、海佬?”公孙情三人走了进来,而进来时就看到风扬与海佬站在那俱尸体的身边,那样子就如同两尊护法……

“没想到你们不仅闯过了海域九关,还来到了神墓之中。”风扬依就是那副样子,笑的如仙,看着公孙情眼里有着赞赏,果然强悍,可眼眸深处却有着丝丝的杀意……

“你们既然来了,看样子我们之间这一战避免不了了。”公孙情笑着看向风扬与海佬,这两人今天的神情很不太一样,那眼眸里的杀意与狂热怎么也藏不住……

公孙情再次看向那不死的躯体,只见他亦没有了上次所见的那种死气,反到是带着几分生气,就如同拥有了灵魂一般,这躯体给人的感觉是比上次更加的强大了。

“公孙情,我们还没有谢谢你,你们闯过了海域九关,唤醒了我们的神。”海佬嘲讽的说着,原来闯过了海域九关会是这样的,难怪说能受海域所有人敬仰,不过无论能不能闯过,唯一能从海域九关中走出去的只有神,因为前来闯关的皆是送死的……

公孙情他们三人还差最后一道,那就是这三人的灵魂要祭献给他们的神,只有这样他们的神才能走出去……闯过海域九关,他们身上所沾的血腥与生命无数,而能出这九关走出来灵魂无一不强大,这强大的灵魂刚好可以弥补那俱躯体灵魂中的不足……

“你们要收取我们的灵魂?”公孙情看着风扬与海佬,收取灵魂可是比直接杀了还要残忍,灵魂被吞噬,那可是永生都要受制……

风扬看到公孙情的眼神只是苦笑。“公孙,如果可以我也不想,但是我们的神需要你们灵魂才能真正的苏醒,而我们是神的仆人,所以我们没有选择,你们还是乖乖的奉上你们的灵魂吧,你们无法反抗……”

“难怪说能闯过海域九关的就可以得到海域中的人祝福,原来不管如何只要进入这海域九关就不会有活路。”公孙情冷讽着,这海域九关居然如此,为何要将关卡设的如此麻烦呢?

“公孙,这海域九关本就不是为了闯过来的,这本就是为了吸引强大的灵魂的,每次闯关的人都不过是为了给神提供灵魂,你的母亲他们能活着出去不过是好运,可惜她即便出去了亦是没有灵魂的存在。”风扬轻笑,他们到现在才知海域九关的用处。

公孙情的母亲根本不是中毒,而是失去了灵魂的躯体……

“不要和他们废话,他们打扰了神的休息,杀了他们……”躯体很是残忍的下着命令,这三个人的灵魂相当强大,上一次让他们逃过了,现在他们居然能一路过海域,而每一关的通过都让他万分的郁闷,因为这让他一直没有机会夺取这三人的灵魂。

“哼,有我在你们休想伤我的爸爸们和妈妈。”小银蛇万分冲了进来,相当张狂的说着,双眼死死的盯着那躯体。

“银蛇?你以为凭借你就有用吗?哼……一只没有长大的银蛇。”躯体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银蛇,他明明下令让那四俱骷髅把银蛇消灭,居然还让这银蛇活了下来,怎么可能……

“我今天就要替我的族人报仇,为了永生你残害我的族人。”小银蛇恨恨的说着,到现在它才明白这躯体为何要残害它的族人,因为这躯体从中找出它来,然后吃了它。

“报仇?今天本尊就要看看你这没长大的银蛇能有多大的用处……”躯体的声音很是冰冷,同时对风扬下着命令。

“那三个人类快点解决,本尊等着他们的灵魂,这银蛇本尊自会解决”

“是。”风扬与海佬没有任何抗拒的听着命令,风扬抱歉的看着公孙情,原本不想伤她的,但现在这情况却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受死吧……”

这是一场混战,这是一场半神之战,战斗一开始大家就使出了全力,神墓……这一场战斗中全毁了,而他们呢?

那躯体与银蛇缠斗了数天、风扬与海佬一时半伙也拿不下他们,战斗僵持着,可就在此时天地间突然一场震动,他们所站的地方全部裂开。

“海兽袭城……”海佬与风扬大叫了一声,算算时间,这是海兽袭城的时间,可这海兽袭城怎么会影响这么大呢?

“天罚……”那躯体紧张的大叫着,天罚亦或者说是天劫,而这天劫是冲小银蛇的,只要小银蛇度过这劫,那么它就可以成神……

那躯体一看这情况,就知不妙,如若让银蛇成神,那么他这就毁了,银蛇成了神怎么可以放过他。“成神?哼,做梦吧,既然本尊成不了神,那么本尊就允许这世间任何生物成神……通通都死吧。”那躯体突然毫不保留的施展出所有神力,而此时神墓里的情况一变,整座神墓瞬间倾倒,而他们全部压在这神墓之中……

天劫,对于小银蛇来说本就是极大的钳制,更不用提与这天劫同时发烂的躯体了……

“爸爸妈妈,快跑……”小银蛇也知情况不好,面对天劫与这躯体的自暴,小银蛇根本无法活下去,现在它能做的就是放弃自己最后求生的可能,将所有的保护之力全部笼罩在公孙情、无情与宸致远身上……

三个人,三个普通人类根本无法阻止这一切,三人如同树叶一般飘出了这神墓,可就在此时让人痛心的事情发生了,眼见他们三人飞出了那神墓,可是他们的面前居然出现了另一个人。

“狞猎?”公孙情三人看着突然出现的大惊,狞猎果然没有死,但他的身体不知为何却受神墓的吸引,不停的往神墓里冲去。

狞猎当年居然敢进入到了这神墓之中,并且与自身和那躯体交换,所以他才能瞬间变得强大起来,但是现在那躯体就要毁了,而狞猎依附那躯体而活,躯体毁他亦无法活。

“很惊讶看到我吗?公孙情你没有死,我怎么可能死。”狞猎的嘴角有着森冷的笑,那样子好不残忍,当初他能毫不犹豫的任自己的儿子死在自己的面前,现在要杀公孙情又有什么关系呢,更何况如若不是公孙情三人前来毁了这神墓,他也不用死……

“你没死?”

“你都没死,我怎么会死,不过现在我却是快死了。”狞猎看着公孙情万分的狰狞的说着,如果不是公孙情,他依就不用死……

“你……”

身后神墓再次往地底陷去,而狞猎的身体似乎不受控制的往那神墓中飞去,可就在此时狞猎却如同发了疯一般。

“公孙徇的女儿,我绝不允许你活着……”狞猎在飞进神墓的那一刻,将方向对准了公孙情,他要被这神墓埋藏,那么公孙情亦要陪着他……

“公孙……”无情与宸致远连忙上前上,想要阻止这一切,但是来不及……

咚……就在公孙情以为自己和狞猎要一起死在那神墓之中时,无情突然撞了过来。

“无情……”

“不要……”

无情撞开了公孙情,而他却和狞猎一起埋葬在那神墓之中。

“不要……”公孙情刚一摔倒就立马爬了起来,想要冲过去,可是她的速度再快又如何,当她和宸致远赶到时,神墓被埋地底,而无情留给她的只有一抹笑,一抹笑

……

“无情……”公孙情突然从睡梦中醒来,她又想到那一幕,那一幕一直在她的脑海里无法散去……

嘭,房门打开,一矫健的男子突然出现在公孙情的身边。

“公孙,你怎么了?”身边的赫然是宸致远,但那双眼睛却又像是无情的,很是冰冷没有情绪,但眼眸深处却有着深深的情意。

“我做噩梦了,我又梦到了我们在神墓的那一场恶战。”公孙情一身是汗的靠在宸致远的怀里,她又想到那一场恶战了。

神墓,天劫,一切都这么巧合,就是他们与那躯体大战时,小银蛇成神的天劫来了,而这天劫带来的却是毁灭,彻底的毁灭……

小银蛇没有度过天劫,无情也因此而被埋葬在那神墓之中,风扬与海佬更是与那神墓一同被埋在地底,等到公孙情与宸致远回神时,一切都归于平静了,平静的让人害怕……

公孙情与宸致远怎么也无法接受这一切,怎么一瞬间天地间就变了色,狞猎,该死的狞猎都是他,都是他,如果不是他的出现,那么无情一定不会有事……

可是不论公孙情与宸致远如何的不相信,发生了的事情却是无法改变,公孙情与宸致远一直不肯放弃,一直在这神墓的附近寻找着,他们不相信无情死了。

而就在此时,雪鹰与狮王也出现了,看到活着的狮王,公孙情更加的确定无情没有死,半年了,他们在这神墓周围等了半年……黄天不负有心人,有小银蛇在它怎么会任自己的爸爸死掉呢,只不过无情的身体是没有办法再复原了,小银能护住的也就只是无情的灵魂。

小银蛇毕竟离神只差一步,它比那起躯体更加的强悍,但小银蛇的帮助下,无情的灵魂是完整的,但却没有合适的身体可以承载,如果无情要活下只能和宸若凡一般,以灵魂的状态活着……

可就在此时,宸致远却笑着说,如果可以的话,他可以和无情的灵魂同存于一俱身体之内……

小银蛇用着自己最后的神力,无情与宸致远从那一天起就变成了同一个人,而两个灵魂同存于一个身体对于全盛状态下的小银蛇来说不是问题,但现在小银蛇却只有一丝神力,三年了,花了三年的时间,无情与宸致远才能毫不阻碍的共存,三年等待与不放弃……

“对不起,致远,是我太自私了。”公孙情靠在宸致远的怀里,轻轻的叹息。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宸若凡能以灵魂的状态活下来,那么无情与宸致远又怎么不可以共同的活下来呢?

“这样很好,真的很好。”宸致远轻声安慰着,他和无情不认为这样有什么不好的,他们都爱公孙情,而公孙情根本无法从他们二个之间做选择,与其最有一个人注定黯然伤身,他们宁可这样……

“可对你来说终归是残忍。”对于自己的身体只有一半的掌控权,终归是……

“你呀,想太多了,这么多年我们不是适应了吗?”宸致远的声音依就是宠溺无限,十年了,他们很满意现在这样的状况,他和无情每个人出现半年,这样很好……

有足够的时间休息,又不用担心公孙情身边没有人保护……

“我想太多了。”公孙情笑着,也许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随着年龄的增长,她越发的想起当年自己的自私。

“好了,别赖床了,小心凌儿笑话你。”宸致远温柔的拉着公孙情起身,现在的凌儿已经是个十六岁少年了,漂亮依就,小小年纪便沉稳十足。

“是,管家公……”公孙情亦不在多想,这样的生活习惯了很好,平静而详和。

爹娘分开了近二十年,终于没有任何顾虑的相守了,竹杀舅舅期许了二十年终于放下了心中的牵挂……

片断之无情

一男一女在树林中悠闲的散着步,女子赫然是公孙情,而男子看似宸致远实则是无情,或者说现在轮到了无情活在人前的时候了。

“公孙,何苦要救我。”这是无情醒来后的第一句,他原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可没想到他没死,可是眼前的状况却是让他一惊,他占了宸致远的身体,好在事后知道宸致远也没有死,不然他宁可死的是自己。

“怎么能不救呢?我无法眼睁睁的看着你死,就如你也不会放任我那样死去不是吗?”公孙情闭上眼,她承认自己的心摇摆不定,无情与宸致远的深情,她都无法辜负……

无情亦不说话,能这样的活下来他满足了……

给读者的话: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