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鹦鹉

小说:一家三口穿越记作者:浮生香墨更新时间:2019-01-20 00:08字数:184983

~

秋梧脸色微变,张瑾也听得心头一沉,暗道这荥阳侯的气性真大。

听说张和燕送竹轿子后,被荥阳侯打骂不孝,指着他老的走不动,好让位子。

她虽不知个中内情,也知道张和燕未必是一片孝心,做这轿子那样大张旗鼓,的确是有宣扬荥阳侯年老体衰的意思。但也不至于被亲曾祖使这样重的手才对。

不过这种正争着袭爵的勋贵人家,又哪里有那样多寻常百姓的祖孙情。

一想到这儿,她也就打起了精神,思量着如何应付荥阳侯。

谁知一走进明德斋,远远的就听到了荥阳侯中气十足的喝骂——“滚,滚出去!”

然后里头安静了一下子,紧接着门被推开来,走出一个穿着杏黄底团花锦衣的修长男子。

张瑾一行闻言止了步子,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这人是张启燕,比张生燕年长两岁,但看上去要老成得多,两人模样虽有相似,但举手投足间的气度截然不同。若说张和燕是副纨绔勋贵的模样,张生燕就更似书门俊杰,张启燕则像个能吏,神色虽然平淡,但眉眼间满有算计。

张瑾来了这快两个月,自然认得他,连忙福身喊了一声“二伯”。

张启燕抿唇点了点头,正越过她要走,却又停下来看了她一眼:“来给老太爷请安来了?老太爷今日心情不佳,你不妨改日来。”末了又轻声补道:“早听说你孝顺,日夜为二夫人抄经。不过你老太爷这儿不同,若不喊,你那些姐姐们也不敢常来请安的。”

“是。”张瑾原想敷衍过去,但后面这句是敷衍不过了,只好道:“正是老太爷喊的呢。”

张启燕目光微闪,看上去意外又不意外,他笑着说:“看不出你能得了老太爷的欢心,那快进去罢。”

“是,二伯好走。”张瑾目送他离开,这才赶紧几步,自有人推了门迎她。只是迎她的不止丫鬟宝月,还有一只茶盅——飞过来哗啦一声,溅起乱飞的碎片。

幸而今日张瑾不止带着秋梧,或许自觉来一次就是龙潭虎穴,还未雨绸缪的带着管莺。也真用上了!

说时迟那时快,那茶盅刚落地,她整个人便被管莺从后一拽,力道之大之快,近在咫尺的碎片也只划到了扬起的手背上。

与她站在同一位置的宝月就惨了,虽转过头,但是仍被划到了侧脸,带出一条红血印。

“姑娘,您要不要紧!”秋梧哪管得旁人的脸,一心都在张瑾的手背上,小孩儿的手更嫩,一下子就出了血。

她连忙拿了帕子要给张瑾缠住,却叫管莺一拦,她手里拿出一个小瓷瓶,一边拿了张瑾的手驾轻就熟的涂药,一面道:“早涂早好,不然容易留印。”

“亏得你随身带着。”秋梧虽感激,但面上已经越发苦了,或许是想到千金小姐的手背上有瑕疵的严重性。

些微涂了药,秋梧就要给张瑾缠帕子,里头却传来荥阳侯的暴躁声音:“磨蹭什么呢,还不进来!”

张瑾于是冲秋梧摇了摇头,然后轻声向管莺道:“快给宝月姐姐涂了罢,我得进去了。”

若是对着旁的长辈,但凡心疼晚辈一点的,张瑾都会缠着帕子进来,多少有点卖可怜惹人怜的意思。

不过这人是荥阳侯,她就不想这样做了,生怕惹了这位喜怒无常玄爷爷的眼,越发倒霉。

“给老太爷请安,老太爷叫荷姑来有什么好事儿呢?”张瑾深谙伸手不打笑脸人的道理,非但脸上没有忧色,连一点不快也没有,笑得眉眼弯弯,十分讨喜。

她生得像张生燕,有副被点探花郎的基因,自然不会太差,又因年岁不甚大,更显得笑靥如花,单纯可爱。

荥阳侯再是怒气冲天,因觑了一眼,竟也没接着发火。他哧哧吸了几口烟,半天不说话,吐得云雾缭绕,几乎要将张瑾熏得白日飞升。

虽然她从前混迹职场,同样位置的都以男性居多,烟味什么的,早就习以为常,但是现在这身体毕竟才是个八岁多的孩子,哪里忍耐得住,一下子脸就涨红。

与其忍到不得不咳嗽失态惹怒他,张瑾选择主动化解,直接扑到荥阳侯的炕沿,趁着对方吞云驾雾时,她拽着对方的烟枪撒娇道:“老太爷,荷姑给您放烟丝好不好?”

荥阳侯哼声把烟枪丢在一边,拍了拍炕沿。

张瑾乖巧的坐了上去。

荥阳侯是盘着腿的,留给张瑾的地方很大,但她没有远着荥阳侯,而是依近他。

“你胆子倒挺大,看来你这小傻子是不知道我被府里的人叫作‘活阎罗’呢。”荥阳侯看了看她,一脸似笑非笑,使得张瑾战战兢兢。

不过心里咯噔归咯噔,她还是笑得灿烂,哈哈的道:“老太爷又逗荷姑。”

好在荥阳侯并没有想法子整人,而是敲了敲炕几上一张请柬,嗤笑一声,问张瑾:“逗你?丫头,你知道什么是鸿门宴吗?”

张瑾心想这宴席必是他暴躁的原因之一,不敢正面答它,因此眨着眼道:“有好吃的。”

荥阳侯一怔,随即大笑:“对,有好吃的,等着那天老太爷带你去吃好吃的,吃完了咱们抹嘴就走。”

张瑾见他的意思是要带了自己去,既不敢应,更不敢不应,于是一脸惊喜的答应着,一边咧着嘴笑,一边讨好的给荥阳侯添了烟丝。

只是荥阳侯心情转好,却也没真正放过张瑾,竟和上次一样,又要作画。

这回张瑾仗势着哄好了荥阳侯,不肯再白吃这份苦,于是忽悠着荥阳侯将注意力放在了外头乱叫的鹦鹉上。

“荷姑跟老太爷一样,也最喜欢鹦鹉了,之前在徽州的时候,有个养鸟的游艺人到过咱们府里,说这鹦鹉学说话是有讲究的,第一个就是要让它们吃得足够饱……”

荥阳侯的爱好是多种多样的,除了作画,鹦鹉果然也是重要的一项,不知不觉就被脆生生讲解的小孙女吸引了注意力。两祖孙说着笑着,居然很是和谐的一起喂起鹦鹉来,这一幕可几乎刺瞎了院子里众人的眼睛。

~r1152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