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逼问之诡异的许哲铭 [vip]

小说:东辰皇族作者:更新时间:2019-01-20 00:12字数:380644

“哗啦——”的一声巨响,在这漆黑而又安静的空间里骤然响起。本文由 www。lwχs520。com 首发

正宇浩闷哼了一声,恍恍惚惚的睁开了双眼。两道模糊的身影淬不及防的跳进了他的眼睛。

只见两人一人身着黑底黄边的警卫衣,另一人则是身穿白底黑边衬衫黑色休闲裤的学生装。两人的相貌有些相似,此二人正是许哲铭和许光辉兄弟二人。

看清是两人后,正宇浩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锵锵锵锵”的声音突兀的响起。他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冰冷的锁链紧紧的束缚了着。而体内的武者之气全无。

他抬起了头看了一眼许光辉,目光移向了许哲铭,淡然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不过是在一场比赛中侥幸赢了你。”

许哲铭冷笑了一声,不屑道:“我许哲铭并不是输不起的人。出问题的是你本身。”顿了顿后,他轻轻一笑,走到正宇浩的跟前,轻笑道:“我并没有污蔑你,你为什么不怀疑你自己呢?”

正宇浩眉头微皱。

“无话可说了是吗?你不会告诉我你不知道自己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都不知道吧。”

“有话直说。”

“哼!”许哲铭冷哼了一声,伸手捏着他的脸颊。

“你知道吗?我最讨厌的,就是像你这样的人。装你妈b呀!”话毕,他猛得一巴掌打在正宇浩的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

正宇浩缓缓地转过头,目光微虚的盯着许哲铭。

“有何问题?”

“呵,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看来你能赢我全赖于侥幸,连自身的武者之气到底哪儿出问题了都不知道。还获得学院的特殊邀请函。”

“我呸!”只见许哲铭拿起一张紫色的邀请函,体内的武者气息一运,手掌发力,顷刻间碾成了碎片。

原来这几天正宇浩一直在思索着关于虚空之门的事情,邀请函一直拿在带在身上,他总会默默的盯着他出神。不料在刚才的打斗中不慎落入许哲铭的手中。

正宇浩气息一滞,缓缓地闭上了双眼。这一刻,充斥他脑海中的疑惑前所未有的躁动着。如汹涌的潮水,一拥而上。

这不仅是老师对自己的信任,更是关系到东辰皇族的不解之谜。哪怕里头只有一点儿蛛丝马迹都将是重要的线索。

他猛然睁开了双眼,一丝难以察觉的红光一闪而逝,悄然融入到漆黑色的瞳孔之中。他怒喝道:“畜生!”

许哲铭眉头一挑,咬牙切齿道:“你说什么?”

“畜生,你没有权利剥夺别人活得的荣耀。”

“好,我就告诉你,你爷爷我到底有没有这个权利。就凭我哥哥是督查警卫队逮捕团的副队长。而你只是个嫌疑犯。噢,不,你是个犯人,拥有不平常的雾属性能力的犯人,敢于袭警的犯人。”

“现在的你在子昊天学里,没有任何可享有的权利。你说我有没有资格?”

这时一直没说话的许光辉突然开口说道:“你的武者之气里充满着令人颤栗的阴冷气息,不像是普通的雾属性武者。产生的镜像更是令人忍不住联想到犯罪武者。”他的目光紧盯着正宇浩希望能从他的眼睛里寻觅到一丝的蛛丝马迹。然而,令他大失所望的是正宇浩的眼睛就像深不可见底的寒潭,寂静得没有一丝的涟漪。

正宇浩一怔,呢喃道:“你说什么?”

黑羽宗的六道轮回之术,乃是凝集来自深渊寒潭千万分之一的极致怨气。传说深渊寒潭是困锁住强大阴灵的地狱深处,里面的怨气极其庞大,乃是一所自由之牢之地。里面的怨气能噬人精魂,吞人精魄。寻常的武者只要触碰一下便化为枯骨。可见深渊寒潭的怨气凶煞到极致。

当然,黑羽宗六道轮回之术并没有达到那般凶煞的程度,但却能伤人精气于无形之中。因此,被定义为邪术也不为过。只是现在的正宇浩并没有修炼到那般地步,以至于没有表现出那般强烈的伤害。从而掩人耳目。可即便如此却也难以避免被人发觉。

六道轮回之术乃逆天道术,伤及敌人的同时也能伤及自己。只是正宇浩本身拥有东辰皇族之眼,吸收的乃是天地浩然正气。这才避免被阴煞之气沾染。以至于没丢了心性。

虽然正宇浩并不知道其中的原由,但却暗暗下决定,今后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再使用。以免节外生枝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此刻,他的脑海里除了有关于虚空幻境诞生说外,还有另一部分回忆在重播着当时进入黑羽宗的情况。

天生雾属性灵根!

两件事在他的脑海里不停的来回冲撞,他只觉有些天旋地转。然而内心的怒火却在疯涨。

突然许光辉眼睛一亮。

哼,果然如此。纸始终保不住火。

他走到在正宇浩的耳旁缓缓说道:“很久以前有人说过,一个人的正与邪从武者的招式里就可以看出。”他顿了顿,后退了一步,双目骤然张开,指着正宇浩的心脏义正言辞道:“你修炼如此邪恶的妖术可见你的心有多歹毒。”

许哲铭的脸上氤氲的诡异气息,他开口附和道:“不管你有什么企图,隐藏了怎样的身份。今日我便要掏出你的心,看看已腐烂到怎样的程度。”

他体内的武者之气一运转,已缓缓调动到他慢慢地抬起来的右手。

正宇浩不甘的怒吼了一声,他疯狂的挣扎着。纵然他有多大的能耐,有太多的愤怒和未完成的心愿,以及他与某人的约定。都无法突破这名为天罚手锏的封魔锁。

他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死得如此莫名其妙。仅仅只是因为自身诡异的武者之气招来了杀身之祸。

他不服、不甘、不屈,他愤怒、他怨恨,所以他挣扎着。

我没有错,错的是他们!他们在用浅薄的目光污染世界。该刑罚的是他们。

“哈哈哈......”许哲铭似乎很享受此刻正宇浩流露出来的情绪。他猛然一掌拍在他的胸口上。

“呯——”的一声巨响。

许哲铭退后了两步,他有些惊愕的看着正宇浩。

“怎么可能?难道他修炼的不是精神力?还兼修**?这不可能!**和精神双修怎么可能突破这么快?就算是,他怎么可能挡得住我三层的武者之气!”

他转过头看着许光辉。其实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一掌击毙正宇浩。他十分享受曾经让他痛苦的人被他折磨致死。那一掌打实了,最多也就是重伤,不至于死绝。

许光辉走到正宇浩的跟前骤然发力,手掌如同击在钢板上一般,猛得弹了回来。

“嗯?兼修**成圣吗?有这般硬度,和如此强烈的精神力难怪敢孤身一人潜入子昊天学,原来是有恃无恐。不错,我倒想看看以你的身体强度能撑得了多少级别的武者之气。”就在他正准备抬手再次对正宇浩发动攻击时,许哲铭突然走了上前,一把抓住了他哥哥的手。

“哥,让我来吧。我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许光辉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向后退了几步。让他的弟弟站在前方。示意他主动权已交给了你,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许哲铭诡异一笑。

“你在我脑海中留下的痛苦,我要你数以百倍偿还。”

“四层。”

.......

十分钟后。

两名全副武装的男子手持着一柄长枪站在门口两侧,不苟言笑的面容。

孤轶玟和那名男子只是刚到门口三米左右的距离。右侧的男子便转过身,微微鞠躬,开口说道:“尊敬的先生,很荣幸能够帮助您。请问您遇到了怎样的麻烦?”可见督查警卫队自身的素质与修养。

男子似乎司空见惯了一般,淡然道:“许光辉可在?”

右侧的男子皱了皱眉头。他抬头看了一眼来人,发现男子身着银白色的校服。愣了一下。

难怪敢直呼队长名字。

“原来是学生会会长大人。徐队长就在里头,我且帮您向他问候。”话毕,他作势要转身朝着里头走去时,男子缓缓地向前迈了一步。已出现在他的身旁道:“不必劳烦。”

男子一怔。孤轶玟等人已消失在他的跟前。

“噗——”正宇浩吐了口鲜血。此刻他只觉得自己如同身临分火场一般,五内火热而刺辣。

“啧啧啧,皮粗肉厚。以你的身体强度居然能够勉强承受我七层的功力。真是令人惊讶啊。”

此时的正宇浩已伤痕累累。但令他惊讶并且意外的发现他体内的武者之气明明已被封印住了,却不知为何又自动运动的起来。一股股暖暖的热流犹如溪水一般,缓缓的流过他体内的经脉。这诡异的情况就好像之前在上海市的地下室生死格斗场也曾发生过。

难道是浮生寂灭决?

就这这时他突然会想起他师父曾经对他说过这样的话。

......

“浮生寂灭决乃东辰皇族失传神诀。浮对印着寂,生对印着灭。若是能运转便是生生不息,倒是符合生死轮回。为师便授予你轮回诀,望你能够早日领悟其中的玄奥。”

浮生寂灭决,生生不息......

突然许哲铭一把抓起正宇浩的头发。手腕一撩,一道寒光闪过。一把银色的匕首已然在握。而正宇浩只是有力无气的看着他手中的短匕。

“很想知道你的身体能否刀枪不入?”

“传说在远古时代的中国有一种极刑。名曰:凌迟。”

许哲铭冷笑三声,手中短匕倒握。

“先从哪儿开始入手呢?噢,对了,第一刀到试试看普通攻击能否划破你的肉皮。不然,一下就死了就没得玩了。”

许光辉眉头微皱,默然。而许哲铭早已将匕首举起,猛然刺向正宇浩的胸膛。

“呯——”一道闪亮的火花在漆黑的地下室里一闪而逝,却没有留下任何的上横。

“哈哈哈....不错,不错。很好,很好。那么接下来试试看增加一层功力的效果。”话毕,许哲铭手中的短匕再次从正宇浩的胸膛划过。

又是“呯呯呯”的三声连响,回荡在这寂静的空间久久不散。

在看正宇浩的胸膛时,已经留下一道道浅浅的刀痕。

“噢?有点儿意思了。”

“二层功力!”

“嗖嗖嗖。”

“呯呯呯。”寒光连闪,又是三声起落。而正宇浩的胸膛上一出现明显的刀痕。

“三层功力!”刀起刀落。正宇浩的身上已出现一丝丝的血迹。

“唉,有点儿可惜了。只能承受三层的功力。不过呢,或许是因为你自身无法运功的缘故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