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之谜 第十四章:鱼?美男鱼!

小说:雪希离殇作者:蓝色大妖姬更新时间:2018-12-14 09:09字数:1540218

深夜,皎洁的月光下,玉质的宫殿宛若覆盖着一层辉光,闪着莹白的色泽,静静的隐藏在翠绿的林海中,静幽不失华美。

正殿的书房里,月光沿着窗台倾泻而落,为整间黑暗的书房带来些许的光亮,舒软的沙发上,一道银白的身影疲惫的蜷缩在角落里,背光中的神情完全被隐藏在黑暗中,……连同那丝脆弱。

突然,房门被人轻轻自外推开,一道水蓝色的修长身影慢慢踱步走了进来,细长的蓝眸扫了眼角落里的雪希,步伐没有停顿,径直来到了窗台,整个人沐浴在月光下,在光滑的地面覆盖上了一层阴影。

“主人,今日你的话是不是说得太过了?”良久的沉默,背对着雪希的莲之许久才打破二人的平静,薄唇倾吐,复杂的说出这句话。

雪希银眸微闪,黑暗中的俊颜分明闪过了一丝波动,却很快将其敛去,即便是莲之都无法轻易捕捉得到,淡淡地声音有别于平日的嘶哑难听,轻灵而充满魔力:“此事你无需多管!倒是有一件事,……我想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

“你是说司家三少的那件事?”不是疑问而是肯定,莲之如莲清雅的俊颜上带着浅笑,没有回头看雪希一眼,蓝眸幽幽的不知落在何方,拢在袖摆里的双手在雪希看不到的位置微微轻颤。

“你以为呢?”雪希的口气已见有些不好,做临时考师的忙碌确实使雪希感到不悦。但两天的空等才是令雪希愤怒的源头,她还不知道原来要见司雪衣竟然这么困难,她的忍耐可是快到极限了!

“抱歉!此事确实是莲之的失误!听说司家三少今日很晚才抵达孟劳特,我想肯定会先休息一晚明日才来!”

“为何不早说?”雪希总觉得有种被他耍着玩的感觉,不悦的抿抿唇,周身的危险气息倒是散去了些许。

“可是,我也是刚得到消息不久啊!”莲之狡黠一笑,当然这一丝狡黠被他隐藏得极深,包括其余的情绪,眼底的异色成功瞒过了雪希。所以雪希并不知晓此刻他眼底的神色究竟有多复杂。

“哼!”雪希别扭的别开神识。冷哼了一声,莲之明显在里头感觉到了她的不满,嘴边的笑意越来越深,同时越来越……冷。

“雪希。是不是累了?”沉默并未维持太久。莲之迈开步伐。踌躇的向雪希走去,黑暗中的她已经褪去了那一直遮掩着银眸的丝带,美得惊心却略带疲倦的绝世俊颜毫无阻碍的闯进莲之的视线内。狭长多情的桃花眼依旧紧闭,掩盖了内里的风华,同时掩去了她的无心和空洞。

莲之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将雪希的俊颜微微抬起,沿着雪希那无比精致的轮廓来回抚摸,最终指尖停留在了她上扬的眼角。

似乎,他一直没有看过雪希睁眼,即使戴着银丝带她的银眸依旧时常紧闭,他早就看出了她双眼的异常,只是和安其亚等人一样选择不问,心中却有些遗憾。

这双眸他曾看了不知几千万年,从他懵懂有意识时开始,这双眸就一直在温柔的注视着他,浩瀚若寰宇,灿若星辉,宛若将无边无尽的宇宙都装进了那双多情妖冶的银眸中,深不见底,却也……孤寂无边。

他期盼着主人的回来,期盼着那双银眸再次释放出它原有的光芒,却也……害怕着看到那双眸深处的孤独。

期盼着那双眸能更加的耀眼璀璨,期盼着那双眸终有一日能散去孤独,却也……害怕着看到她再次受伤,最终回归虚无。

那双眸是大到能盛进遥遥无边的宏宇,……却也小得不容得装下任何一个人的身影。

雪希根本没料到他会突然靠过来,又突然将她的脸抬起,因为她知道莲之一直很有分寸,在没经得她同意之前,很少会主动碰触她,打破她的底限。一时愣怔的任由莲之一下一下的抚摸着自己的眼角,直到感觉一个温热的唇覆上自己紧闭的银眸,雪希终于才从失神中回神。

然而,未等雪希推开莲之,她却又徒然感觉到一滴温热的不明液体随后滴落在了自己的脸颊上,莲之的这一吻轻如飘絮,一触即离,那双唇却似乎带着能灼伤人的火热,在雪希的心间飞快的印下了一个清晰且无可磨灭的烙印。

冰凉的泪珠顺着颊边逐渐滑落,这时的雪希才注意到莲之被泪水洗刷过的蓝眸中洋溢着的那丝忧伤,犹带水滴的纤长羽睫犹如蒲扇般浓密卷翘,忧郁的他竟有种惊心动魄的美。

一瞬,雪希的心跳似乎漏了一拍……

“抱歉!我失态了!”愣怔间,莲之突然直起身,右手顺势从雪希的脸侧垂落,错愕的看了眼雪希,飞快垂眼退到离雪希三步远的位置,宛若等判死刑的囚犯,水蓝的眸隐隐带着不安。

他根本没想到就因想起了过往,自己竟然会失态成这样,他方才的举动无疑不是对雪希的冒犯,寻常人遇上这种情况都会愤怒,更何况是最不喜欢与他人亲近的雪希。

主人会怎么责罚他?

是像以往那般暴打他一顿,还是……赶走他?

想到后者,莲之的神情更加的不安,脑袋低垂得更下,同时错过了雪希此时俊颜上的那丝复杂及无奈。

从种种迹象来看,雪希知道‘她’与莲之的关系绝不简单,却不知道方才的那份悸动是源自现在的自己,还是受到了什么未知的影响,看着莲之的神识不由得添了几分复杂,抬手悄然抚摸了一下右眼角,那里仿佛还残留着先前那温柔一吻的余温,无声的撩乱着雪希的心。

明明知道对于这样的人她应该趁着还没沦落赶走他。又或是……杀了他!

可,雪希不愿承认的是,——她,下不了手!

“我想,我们该走了!”半晌,雪希掩饰性的掩唇倾吐,收回神识,自储灵戒里取出一条新的银丝带,重新将银眸遮掩住,淡淡地从沙发上起身。没有再看莲之一眼。仿佛方才的一幕没有发生过。

“哈?”一直在等待着雪希大发雷霆的莲之根本没料到自己颤颤兢兢的等了这么久,竟只等来这么一句冷淡的话语,下意识的抬头看向雪希,后者旁若无人的从他的身旁走过。驻足在窗台边。好半天才意识到这真的不是自己的幻觉:“额、……好好!我知道了!!”

虽然开心雪希没有生气。但熟知雪希脾性的莲之明白她不是没有生气,那冷淡地话语透着的疏离他还是清楚的感觉到了,……这一瞬他突然觉得离主人前所未有的远。

主人。这就是你的惩罚吗?

……

虽然答应过莲之在没有足够实力之前,雪希会暂时停止对暗徒幕后之人的追查。

然而,好不容易此事有了进展,雪希从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她清楚自己与邪神的对立是注定的,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莲之之所以不让她继续追查,不就是害怕她会沉不住气杀上门去,但雪希会做那么愚蠢的事吗?她比任何人都更珍惜自己的这条命,她没有忘记自己的诺言,她必须找到回去东大陆的方法!!

所以,往往在莲之不注意之时,雪希一直没有放弃对暗徒们的盘问,为免被莲之知晓,战斗一结束她就会将他收回意识海里,一来是为了让他恢复先前耗去的力量,二来莲之一旦入定对外界的感知就会变弱,再加上雪希有意瞒他,不仅没有在心里露出过多的痕迹,同时将意识海与外界的联系小心的隔离开来,莲之自然无法发现什么。

只可惜,时间的尺度还是不好把握,雪希一直没有从其余的暗徒口中得到太多有用的讯息,只盼她的坚持不懈在将来的某一天真的能让此事有所进展。

******

犹记得莲之曾说过,杀戮会刺激她的魔性,救赎会令她的神格提前觉醒。

可不知是不是雪希的错觉,在这两年里,每每与暗徒的战斗结束后,雪希体内的魔性似乎都会有些躁动,唯有零之镇魂曲才能慢慢压制体内嗜血的欲*望,逐渐平定她起伏不定的心神,这种感觉在与越来越多的暗徒战斗后更加的明显化,连每月一次的魔性爆发都一次比一次来得凶猛,让雪希不由得开始重视起来。

这件事她也曾问过莲之,不过他的答案是,可能雪希体内潜藏的魔性与暗徒们的力量来源同根,所以在靠近暗徒后才会产生共鸣,至于魔性爆发越演越烈之事,莲之和她都以为只是平日太过压抑导致的负面影响,这件事就此慢慢不了了之。

凌晨四、五点左右,结束了一夜的战斗,浑身是血的雪希强忍着一身的疲惫,再次来到了正殿前的广场上。

只是,雪希没走两步,徒然毫无预兆的顿住了步伐,今日的广场似乎散发着一种令她很讨厌的气味。

“雪希,怎么了?”察觉到她的动作,雪希手中幻化出的怀竖琴微微抖动了一下,随即莲之的话语传进了雪希的脑海中。

雪希没有理会他,神识很快朝气味发源地射去,正是喷泉池正中的那座塑像,一声冷喝:“谁?还不给我出来??”

莲之显然亦注意到了那里的生命气息,像是想起什么,突然一笑,不用去看已经能肯定那是什么。令他好奇的只是雪希的态度,对于陌生人她向来不搭理,否则便是直接灭了,此刻他清楚感觉到了雪希话语里那丝难掩的厌恶,奇怪地是对这样一个会令她讨厌的陌生‘人’,雪希居然没有一开始就采用以往的做法,反倒下意识的后退了三、四步,这一点或许连雪希本人都还没有察觉到。

“……”

回应雪希的只有一阵呼啦啦的冷风,无声的沉默令雪希微微蹙起了眉。天籁般清灵的嗓音此时却带着一丝厉鬼般的狠厉:“还不出来?”

言罢,灵力在雪希掌心开始汇聚,衣袍随着她的力量翻舞,作势便欲出手。

“别!……我、我这就出来!”躲在雕塑后的少年立即惊呼一声,稚嫩的声音有着少年特有的清脆,透着怯弱与不安。

又过了片刻,直到雪希已经有些不耐烦,徒然一颗小脑袋慢慢从雕塑后探了出来,在雪希还没看清他的样子之前,又急匆匆的缩了回去。想了想。最终还是探出了半颗脑袋。小手扒着冰冷的雕塑,整个身子还是藏在石像后,死都不肯出来。

雪希双眉死死地纠结着,看到少年这胆小的模样嘴角狠狠抽搐:“你不是说要出来?”

“我……我怕!”少年扭扭捏捏了一阵。还是没有勇气出来。意识到雪希周身越来越冷的气息。本能地缩了缩身子。好在,当雪希即将爆发之前,怯弱的少年终于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身子才小心翼翼的从石像后逐渐挪了出来,拿小鹿般的眼神可怜兮兮的望着雪希。

小家伙看起来似乎比雪希还小,估计才十三、四岁,拥有着一头与莲之一样的水蓝长发,不同的是他的蓝发是自然卷曲的,大半浸在水中犹如大波浪般。

小巧的瓜子脸极其的精致,珍珠般莹白的肤色似乎流转着荧光,单纯中自带浑然天成的妖媚,细细看去,眉宇竟与妖若裕有几分相似,一瞬让雪希如遭雷击。

很快,雪希就又开始唾弃自己在想些什么,特别是看着小少年那怯怯地神情,雪希觉得自己真是有点毛病,居然有那么一瞬会把他当成是妖若裕,记忆中的裕是温柔而又高傲的人,才不会摆出这副胆小的模样!

奇异的是,小少年在水中的下半身居然是一条半透明的……鱼尾?!!!

“啊!!”

“……鱼……鱼……”

“是谁?是谁那么大胆竟然敢把它放到这里的?!!谁!!!!”

一声凄惨的尖叫,雪希突然猛地向后弹跳而去,虽小少年那神似妖若裕的面貌令她微微失神,但对大海的厌恶还是让她情不自禁的做出这样下意识的举动,刹那花容失色,脸色一片青白交加的变换着,煞是精彩。

——怪不得她之前会闻到一股子鱼腥味!

“那、那个……对、对不起,我……”小少年被雪希一声尖叫吓了一跳,好不容易刚从雕像后走出来,一下又被吓了回去,只露出一双水漉漉的蓝眸委屈的看着雪希,他年纪虽小,感官却很敏锐,加上雪希那明显避之不及的表现更令他明白自己恐怕被眼前的精灵少年讨厌了,虽不明白雪希为什么会这么讨厌自己,但碧蓝的眼眸还是略带了几分歉意,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莲之,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这条鱼会出现在这里??”雪希铁青着一张脸,愤怒地质问莲之,清冷的声调微微颤抖,双手将莲之化成的怀竖琴死死地攥着,一把抓到眼前,骨节发白,紧闭的银眸睁开,连同神识凶狠地瞪着怀竖琴,面目竟有些狰狞,刚开始她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我不是鱼!我是鲛人!!!”听到雪希的话,小少年显然很生气,想也不想便反驳,音调不由得拔高,变得有些尖锐,蓝眸瞪圆,一丝不满自眸中清晰闪过,只是那妖媚而青涩的面容以及细柔的声线,在雪希的眼里一点说服力都没有,抬头狠狠‘横了一眼’过去,立即让小少年再次缩了缩脖子,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气在那一‘瞥’下脆弱得不堪一击,水雾慢慢在眸中凝聚,悬泪欲滴一副要哭的模样。

“疼疼疼……雪希,你轻点!!”本体被人如此对待,莲之有苦说不出,同时暗暗抱怨雪希怎么就这样被气糊涂了,琼宇宫里的事可一向是由普林希负责,问他顶个屁用?不过,好在由于鲛人的罕见,昨日中午小家伙被送来后,他曾因好奇来看过一回,对此事倒是有几分了解,见雪希在他的提醒下已经恢复了几分理智,放轻了手中的力道,却依旧未从魔爪中逃脱。为免某人等的太急再次暴走,只好欲哭无泪的连忙将自己知道的事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如果没记错,这好像是xx王国的xxx侯爵今日送来的礼物!……啊!对了,上次在大门口囔囔的不就是她吗?那时送来的那颗海明珠你不是也让普直接收下了?”

莲之知道如果直接告诉她那人叫什么名字,那还不如直接说出她送了什么宝贝来得好,这些年来送礼的人数不胜数,然那些人的名字早就被雪希不知丢到哪个八爪国去了,可所收过的宝贝她居然能帮你直接一一列举出来,对于此事普林希等人可是无语了好一阵。

果不其然,雪希很快就想起了某天在花园里的那一幕。或许是由于那天正巧是她想招收司雪衣为特招生故而特地命莲之派人前去送信。所以对于那天发生过的事格外的记忆犹新。

却不知那位侯爵此次之所以会如此大下血本的将珍贵的鲛人王子当成礼物送来,正是由于特招生之事,如今这件事早已人所周知,也难怪近期前来送礼的人会比平时更多了好几倍。

“哪来的送回哪去!至于那什么侯爵。下次再来给我打出去!!”听了莲之的回答。雪希连问那什么侯爵求的是什么事都省了。送礼居然也不事先问问对方的喜好,此时那什么侯爵的做法显然是拍马屁拍到了马腿上,雪希实在懒得理会这么愚蠢的家伙。现在搞得她连在这多呆一刻的心情都没有,不去看闻言后一脸震惊恐惧的小少年,抱着怀竖琴,头也不回的向着玫瑰园走去,只能换地方。

“你确定?沧海月明珠有泪,说的正是鲛人,何况这小家伙似乎身份不低,其价值可远远胜过普通的鲛人!”

莲之随后的话明显让雪希的双眸自动转换成了$-$形,脚下的步伐不知不觉微微顿住:“你怎么知道?”

“鲛人与精灵都被誉为创世神的宠儿,拥有强悍的实力及出色的样貌,往往身份越尊贵,样貌越是出众!”

即便小家伙现在没有强悍的实力,但他倾国倾城的容颜已经够引起他人的觊觎,相信若不是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能进入神武殿,那位侯爵早就自己享用了,哪里轮得到雪希?要知道鲛人一直深居于深海,身份尊贵的小鲛人更是被族人们列为重点保护对象,几乎是被囚禁在深海里不能外出,要想捉到他们何其不易?同时,这也养成了小鲛人们天真的个性,否则小家伙也不会这么轻易被捉到。

闻言,雪希忍不住再次‘看’了眼那小家伙,后者或许是知道了雪希二人要抛弃他,此时也正躲在石像后眼巴巴的瞅着雪希,两双湿漉的大眼珠是雪希从未见过的澄澈,那张脸明明与妖若裕一样妖媚,偏偏带着不谙世事的纯真,让人不忍伤害。

明明知道他不是自己想要的那个人,可雪希还是忍不住将他的那张脸与脑海深处的那张熟悉地妖媚容颜重叠在一起。

“送走送走!!”理智和金钱在脑海中激烈的斗争,想了想,雪希还是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将金钱的形状从脑袋里晃出去。不知为何,若是平时她早就将人卖了换钱,可一想到那小鹿般的眼神,雪希发现自己居然有些狠不下心来,……是因为他眉宇间与妖若裕的那几分相似吧?

——嗯!一定是这样!

“你很讨厌他吗?”良久,莲之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那个疑惑。

“……”

“可我记得你不是也不讨厌吃鱼的啊!”莲之不死心的追问着,惹得后者恨不得赏他几记白眼。

“……”雪希并不想搭理他,沉默以对,自顾自的走着脚下的路。然而,小家伙那在她转身之后突然变得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一样的表情,却一直在雪希脑海里挥之不散,……是什么样的事让这个单纯的小家伙竟然露出那样绝望的眼神?

“说嘛!是不是我不在的这数十万年里发生了什么?你是不是……不喜欢鲛人了?”想到这个可能,莲之的心不易察觉的漏了一拍,主人不会知道她的一个念头可以瞬间抹灭任何一人甚至是任何一族的存在,所以他有必要将这个问题弄清楚!

听着他话中突然带上的凝重,雪希的神情亦不禁一肃,暂且不去理会脑海中的那个影像,神识疑惑地看了眼手中的怀竖琴,半晌才道:“确切的说,……我讨厌海!”

所以,她连带着海洋里的生物一块讨厌了,要怪只能怪那小家伙的身上居然带着大海的咸腥味。

“为什么?”莲之的声音明显染上了诧异之色,他怎么不记得主人什么时候开始讨厌大海了?

雪希也说不出这到底是为什么,在地球生活的那段期间她还不曾对大海产生过任何讨厌的情绪,在东大陆初次看到无尽之海时却无比的厌恶,总是感觉浑身不舒服,具体是因为什么她自己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对于莲之一再的追问颇感不耐,狠狠捏紧手中的怀竖琴,惹来莲之一阵痛呼,才感觉到了一阵报复后的快感,冷哼一声,不再说话,依着莲之先前的指路,疾步向玫瑰园走去。(未完待续。。)

ps: 呜呜~现在掉进耽美坑了,肿么办?感觉越来越没兴趣写逆后宫的了……

耽美耽美~现在偶又开了个新坑,古代宫斗耽美总攻文,最爱的美攻么么哒!天天就在想了……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